#头号周刊#江家

“爸,你说什么,你要让我嫁人?我们家到了卖女求荣的地步了吗?

你让我回家,就是为了跟我说这事吗?你舍得吗?

刚考试结束放假回家,江小暖就听到爸爸让她嫁人的消息。

她一连三控诉父亲。

让我嫁谁啊,哪家人这么想不开敢娶她?

“你听你说的这是什么话,这次叫你回家就是和你商量这桩婚事。”江妈妈说。

我指着地上堆着的礼物,“妈,你把彩礼都收下了,你现在跟我说你们是在跟我商量?

我不过是一个学业刚刚结束再找工作的小白,学业结束她还没玩儿呢就被母亲的一个电话急召回家却被告知有人相中她了要来提亲。

谁?!

北国望族,贺氏一族。

我在得知是贺家后,吃惊的坐在了沙发上,我像是被雷劈了一样,坐在沙发上一动不动

夫妻俩对视,两人担忧的看着江小暖。

“明天,贺氏家长说坐下吃个饭,你看……”

“妈,你先让我好好静静。”

我机械的起身上楼回到自己房间,放眼东国,不管是谁敢来提亲,我都敢去退回去,唯独贺家,我不敢。

就是再不管不顾无法无天也知道贺家是个界限。

于北国Z市,世代经商,出了名的大家族是东国的首富。

贺家的人跺跺脚,整个北国都要震动一番

贺家这个大家族,得罪不起。

我爬在床上手托着脸,“怎么办?怎么办好呢?天降婚事快把我砸死了。”

那我到底是听从家人安排嫁呢?还是不嫁呢?我都快被愁死了。

翌日。

两家人见面,我去了。

我的头发一层油,涂着深红色的口红,指甲上涂着十个不同颜色,一个指头一个色

整体来说,这样的我已经不能用土,肥,圆,丑来形容了,只能是:倒胃口!

爸爸指着我介绍,“贺老,这就是小女暖暖。”

这样子……

2

真的是她?

带着疑问,贺老不由得带上眼镜拿起照片跟眼前的江小暖做对比。

照片上的江小暖眉清目秀,眉眼弯弯,满载星河,长相甜美,模样娇俏的女孩儿怎么变成了眼前头发油腻,满脸红痘,长的……鬼都嫌的人?确定就是江小暖吗?

幸亏二儿子没来,如果来了,贺尘御一定不会同意和江小暖结婚

[这怎么和照片不一样呢?贺老咳嗽了一声问

我稍微收敛自己,装出一副胆小和又不了台面的样子回答:“老先生,我开了照片美颜

美的太过了,所以才……]

贺老说“这个样子我喜欢这事就这么定了,”我一听,瞬间懵了,我打扮成这样,我

自己都不敢多看一眼,贺老先生居然同意了,谁能告诉我,是我听错了,还是贺老先生眼瞎

“我看8月15是个好日子,婚期不如就定在这天吧。”

这顿饭不仅没有改变贺家的态度,还把自己赔进去了,这下连婚期都确定了。

我回到家,不想让父母为难,对父母说:“我嫁。”

“暖暖……”江夫人不放心这婚事。

今天这次见面本来说好的是相互认识而已,可结果贺家来的只有贺老和贺市长,一个女眷都没来,这不是不待见不重视我们江家女儿吗。

更气人的是新郎贺尘御更是连个电话都没打。

江董觉得我受到了委屈,“小暖,咱不嫁了,回去之后爸就去把这婚事退了。”

他就这么一个宝贝疙瘩闺女,大好年华凭什么要嫁给自己大10岁的贺尘御,还不被贺家人尊重。

贺家厉害如何,能威胁的了他们,大不了这个公司不要了。

女儿就一个,幸福关乎女儿一辈子的事。

江夫人也激动说道:“对啊,挣钱就是为了让孩子们生活好,现在钱反而成了累赘,大不了不要。”

江董和江夫人硬骨气起来,他们下定决心,开车回家。

我感动的红了眼眶。

但是我怎么忍心真的让父母放弃多年心血呢?她们可以什么都不要,弟弟呢?我不能这么自私,对大家不管不顾,明日我亲自去找贺尘御谈谈。

第二天我早早的起床了,下楼吃了早餐,就收拾了一下,打车来到了贺氏集团,我来到门口,刚要往里进,前台接待员就挡住了我的路“你好,小姐你有预约吗?预约?我找你们的总裁还需要预约?是的,是需要预约的”

我没有预约,那不好意思,小姐这里面你不能进,我是你们总裁的未婚妻,不好意思小姐,来这见我们总裁的都这么说,要不你给程特助打个电话来证明你的身份?”我心里有一万个尼玛……经过

我道是想打啊,没有联系电话啊,我来到马路对面的咖啡厅,点了一杯卡布奇诺,在这坐着看着对面的贺氏集团门口,心想反正进不去,也不想回家,不如在这想想办法怎么进去

就在我想办法的时候,看到有个人从贺氏集团里走出来,正往咖啡厅的方向走来,男人一进咖啡厅,我就听到咖啡厅的服务员教那人程特助,想来这就是贺氏集团的程特助

[程特助你好,我是江小暖,想必你已经听说过我了,我想见贺尘御,]

“你好,江小姐,请跟我来,请稍等我跟总裁请示一下

爷,外面江氏集团的大小姐来找您,就在外面等着,说是找您有事商量,“让她进来吧,

3

贺氏总裁办公室

总裁办公室,伏案工作的男人冷颜隽尘,远远便能感受到他的清冷之意,男子的眉眼锋锐且英挺,广额高鼻,面庞充满硬朗之气。

我进门,贺尘御只是看了我,接着他继续办公。

“贺尘御,我来只是想告诉你,我答应贺老同你结婚,但是我有三个要求你必须答应我,否则我就不结婚,”贺尘御抬头看了眼 眼前的女孩

小脸儿白嫩,脸蛋儿上还有婴儿绒毛,脸颊两边看起来肉鼓鼓的,娃娃脸让她减龄。

贺尘御心里闪过一丝悸动,也只是一闪而过而已

“说,男人冷酷的脸上没有一丝改变,说什么?我问道,!”条件,你敢多说几个字吗

贺尘御看了一下我

[“第一我今年才二十一岁,学业毕业了,结婚后我还要继续找工作,你不能干涉我,第二,我现在刚刚结束学业,还不想那么快找工作,这期间,你不能管我,我想玩多久就多久,至于第三嘛我还要再想一想”贺尘御抬头看了一眼我,看到我的表情,一副你不答应我就跟你急得表情,贺尘御觉得她很可爱,跟她结婚是个不错的选择]

[可以,第三个条件你慢慢想]我应了一声[没有别的事了。我先走了,我走了几步转过身,对程特助说“程特助你电话是多少,我记一下,免得下次来的时候再把我挡在外面,”我说完,贺尘御的脸色黑了下来,屋里温度瞬间降了下来,“我的没有手机号吗?贺尘御黑着脸说道”]“你工作繁忙,我不能打扰你吧,”[程特助你工作不忙?]程特助听出感情他家总裁对江小暖一见钟情了?总裁不是对女的不感冒吗?

[江小姐,你下次来,不会有人阻拦你的],[“手机”,我把手机给了贺尘御,“这是我的手机号”]奥,那我走了”我出了贺氏集团打车回家了

婚礼

日子过得很快,转眼到了结婚的日子,此刻,婚礼现场贺尘御却像是从外地出差回来风尘仆仆都没好好拾掇自己就来结婚。

当父亲将她的手递给了贺尘御,我紧张的指尖冰凉,碰到贺尘御时,她感到对方掌心的温热,我下意识的想将手抽回来。

贺尘御眼明手快,他迅速合起手掌,紧紧抓住我想退的手。

二人四目相对![江小姐,你莫是忘了你我之间的约定,想要退缩”]

贺尘御扫过她的脸,目光在我那对像是小鹿受了惊吓的眼眸划过,沉寂的如同深潭的眸子不自觉的掀起一丝波澜!

片刻,他便侧脸过去不再看她。

感受着江小暖指尖传来的温暖,贺尘御不自觉的内心自嘲道:他可真的成了众人口中的老牛吃嫩草了。

而无人知道,准新娘的某人此时却在堂而皇之的走神!

以至于当神父问:“新娘,你是否愿意这个男子成为你的丈夫与他缔结婚约?无论疾病还是健康,或任何其他理由,都爱他,照顾他,尊重他,接纳他,永远对他忠贞不渝直至生命尽头?”

话音落下,大厅内无人回应。

我心跳的七上八下,离她最近的贺尘御看到她的胸口起伏波动较大,根本不是正常呼吸。

贺尘御出言提醒,“回答。”

他的声音低沉有力充满了磁性,让我不自觉的捏紧了捧花。

我抬头,眨了眨满是疑惑地眼睛!

贺尘御他等啊等,还没等到我说的“我愿意”。

感受到场内有些波动,拉着我的大手不由得一紧。

贺尘御不由得侧头再去看下那个紧张的耳鸣的小妻子。

贺尘御眯眼,如果这个小妻子敢在婚礼现场打贺家的脸,那江家就别想活了。

可是目光却不由得撞进我的眼神中,清澈的眼神还是不由自主的使得贺尘御微微一愣!

贺尘御立即伸出空余的一只手,撩起我垂落下来的一缕碎发,在外人看来动作亲昵,

可是二人却又保持着绝对距离的姿势,在江小暖耳边一字一句威胁道:“江小暖,回神,

这话像是当头一喝,使得我不由自主加速的心顿时沉入谷底!

我回过神来,尴尬的朝着贺尘御笑了笑

我这次望着贺尘御的眼神中,多了镇定。

“谢谢提醒”温热的气息从女孩的口中撩过贺尘御的耳朵,再嗅着她身上传来的味道,使得贺尘御喉结一动、漆黑的眸子猛地一沉!

他的耳尖不自觉地一红,随即点了下头,抬头看向神父!

神父接收到贺尘御的眼神,立即又笑着问了一遍,“新娘,你是否愿意这个男子成为你的丈夫与他缔结婚约?无论疾病还是健康,或任何其他理由,都爱他,照顾他,尊重他,接纳他,永远对他忠贞不渝直至生命尽头?”

“我愿意!”我这次像捣蒜臼子似的点头大声应道。

她开口,贺老和江家夫妻俩悬着的心落地了。

神父又问新郎,“新郎,你是否愿意这个女孩成为你的妻子与她缔结婚约?无论疾病还是健康,或任何其他理由,都爱她,照顾她,尊重她,接纳她,永远对她忠贞不渝直至生命尽头?”

“我愿意。”

他的声音在我的耳中仿若磐石。

我不由得再次抬头打量起身边的男人,不管是不是交易,这个男人以后就是她的丈夫了!

“……请两位新人互换戒指。”

在场的人响起了热烈的掌声。

听到掌声,我为了缓解尴尬,她主动开口问贺尘御,“互换戒指要鼓掌啊?”

贺尘御没说话只是看着她,并拿起她的手将戒指硬套入无名指中。

我对他的印象,好了一点

轮到我给他戴了,我慢慢将戒指套入他的左手无名指并掐了他手一下。

疼意让贺尘御正眼瞧了下记仇的小妻子。

新婚之夜

我在房间里无聊的刷这手机,贺尘御一进屋

我就说[我们约法三章过,我不同意你就不能碰我,我们各过各的日子,贺尘御你睡沙发,我睡床,“凭什么你睡床我睡沙发,因为我是女孩子,你要让着我,”]贺尘御没说什么,就去浴室洗澡了

等贺尘御出来的时候我已经睡着了,贺尘御看着熟睡的我,微微一笑,[谢谢你来到我身边,你是我认定的人,我会好好守护你,我的小暖]

翌日清晨,我醒来看到贺尘御不在房间,以为他去上班了,梳洗后下楼,看到贺尘御坐在楼下吃饭,细嚼慢咽绅士的样子,吃起到来很优雅

贺尘御看到我下楼“小暖,过来吃饭,”嗯?我第一次听到除了自己的爸爸妈妈以外的人这样叫她,“奥,哇这个虾球好好吃,还有这个汤超级好喝,“贺尘御你家厨师做饭比我家的厨师做饭,好吃极了,”旁边的李嫂听了我的话,慈祥的笑了,[谢谢少夫人夸赞,以后少夫人想吃,我每天都给您做,真的吗?谢谢李嫂]

我看到贺尘御吃完饭“那个,你待会要去公司吗?”贺尘御:我不叫那个,叫我尘,或者老公,自己选,”[尘,你要去公司吗?嗯,你不是想玩一段时间吗?想陪我去公司?]“不不不,我不去公司,我和朋友约好了出去玩”

贺尘御给了我一张黑卡[好好玩,别省,]我接过黑卡“你就不怕我给你把卡里的钱都刷上啊,“都刷上,也是你的本事”

商场受伤

我和闺蜜兼同学加死党陆彤彤相约一起逛商城,[“小暖,你结婚的事怎么样,你老公昨晚对你好吗?有没有……”臭彤彤你说什么呢?我听了陆彤彤的话,脸瞬间红了起来]

两人走到女装区,陆彤彤看到一件衣服觉得很适合江小暖,就让售货员找了适合我的尺寸让江小暖去换上看看,我刚要拿,有人比她快了一步

“吆,我以为是谁呢,原来是江小暖啊,”别人都不知道江小暖是千金小姐,因为平时她穿的都比较普通,“这衣服我买了,不行,是我们先看好的,陆彤彤说

你们先看好的就是你们的吗?”[你们有钱买吗?想买衣服还是去买地毯货吧,来人给我包起来,]好的这边请付款,“小暖,那个秦臻臻太过分了,凭什么我们先看上的要让给她啊”

好了,彤彤我们去别的地方看看

我带着路彤彤走到休息区坐了下来,“小暖你为什么要让着秦臻臻啊,在学校的时候她就找你茬,没想到在这里,又碰到她,“好了,彤彤,狗咬你一口,难道你能反过去咬狗一口吗?”[哈哈哈,小暖你说的对,不理她,那我们去看护肤品吧,好啊,]她们来到护肤品专柜上

售货员,你们是怎么回事,什么人都放进来,闻声过去看到秦臻臻和她的朋友也在这里,“喂,秦臻臻你是狗吗,我们走到哪里你就跟到哪?

服务员她看好的是哪个?您好,这位小姐要的是这款,好我要了,秦臻臻你太过分了,”

我跟我跟你拼了

说着路彤彤和秦臻臻就动手打了起来,秦臻臻的朋友看到有人和秦臻臻打起来,也帮着秦臻臻,我不想看到自己的闺蜜受欺负,趁着秦臻臻不注意,甩了一个耳光,“啊,疼,贱人你敢打我

陆彤彤看到秦臻臻要打我,也跟上去帮着我,秦臻臻和梁舞云眼看落了下风,商场保安也来拉架,秦臻臻趁着我不备,把江小暖推到,额头磕到柜台上

“小暖,小暖你醒醒啊,你别吓我,小暖你醒醒,呜呜呜……秦臻臻如果小暖有什么三长两短的,我不会放过你,小暖你醒醒,路彤彤朝着保安大吼””

贺氏集团

贺尘御看着自己的手机,这丫头不是要去逛商场吗,没买东西吗,怎么手机没有收到消费记录,贺尘御给程特助打电话“贺总,有什么事吗?没事,你给我手机充一千话费,[贺总您的手机没有停机啊,让你充就冲,好的贺总]”

过了一会还是没有收到消费信息,拿起手机给江小暖打电话,路彤彤看到我手机响了备注显示大叔,接起电话[喂,小暖呜呜呜……小暖受伤昏迷了,在医院]

贺尘御听到这里,猛的站起来。

两边的下属看着贺尘御突如其来的动作,不由得被吓了一跳。

“程特助,爷这是怎么了?”

“是啊,我们的小心脏要被吓爆了。”

“现在先散会,这些事情等爷回来再说。”

程特助冷声的说到。

程特助说完,便朝着贺尘御的背影跑去。

一路上,贺尘御亲自开车,已经把车速开到最快。

贺尘御跑到这里,但是看见秦臻臻和其他人的一瞬间,停下了跑步,优雅的朝秦臻臻走去。

贺尘御脚上铮亮的皮鞋在地上发出哒哒哒的声音,声音敲进秦臻臻她们的心里。

秦臻臻紧张的看着贺尘御,想看清他的表情

“啊。”秦臻臻痛苦的尖叫

躺在地上的秦臻臻,脸色苍白的看着贺尘御。

刚才他清清楚楚的看见,贺尘御毫不留情的狠狠地踹了过去。

秦臻臻倒在地上,嘴里吐出一口鲜血,随即晕了过去。

臻臻,臻臻醒一醒。”秦臻臻的同伴梁舞云喊道。

贺尘御伸手,把梁舞云从地上像拽小鸡一样拽起来。

啪啪。

贺尘御直接扇了梁舞云两个巴掌,梁舞云嘴角都冒出血。

贺尘御把梁舞云狠狠地摔在地上,拿出手帕,擦了擦手

随后把手帕扔在垃圾桶。

“爷。”程特助气喘吁吁的喊道。

“把秦臻臻给我先关起来,等会儿我在处理!”贺尘御冷声的说到。

“是。”程特助恭敬的说到。

程特助走后,陆彤彤跑到贺尘御的旁边“谢谢你”。

程特助先把陆小姐送回去,”

贺尘御犀利冷锐的眼神,没有一丝温度。

在刚才来的路上,贺尘御已经知道了一切。

他的宝贝小暖是他捧在手心里的,竟然在自己的地方被人欺负,简直是该死。

你……你听……听我解释。”梁舞云紧张的说到。

梁舞云现在心里后悔的不得了,为什么要偏偏招惹路彤彤。

为什么要偏偏把江小暖推倒在地上。

[程特助把他们全部带走]

医生从手术室出来

贺尘御连忙走上前伸手拽着医生的衣服。

医生被这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了一跳,眼镜都差点掉了。

“里面的人怎么样了?”贺尘御冷声的问道。

“已经……已经没……没事了,要……要……要好好休息。”

医生结结巴巴的说到。

贺尘御听到松了一口气,她没事就好,随即把医生推到一边。

“暖暖,暖暖你要醒了吗?”

贺尘御的声音充斥在我的耳朵里,我惺惺松松的睁开眼睛。

“尘。”

“嗯,我在,感觉怎么样?有没有不舒服?”贺尘御着急的问道。

“没事,就是头有一点痛。”我说到。

“碰到头了所以头才会痛,慢慢就会好了。”贺尘御柔声的说到。

“嗯。”

咕咕咕。

咕咕咕。

“饿了?”贺尘御轻笑着说到。

“饿了。”

“那你先等一会儿,我让李嫂做好饭菜让程特助带过来。”

“好啊。”

贺尘御,[你……,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没有我只是觉得你好像很关心我,傻丫头,我也不知道我怎么,在听到你受伤的时候,我大脑里想的就是你要好好的,我一听你出事了,”]贺尘御拿起我的手放在他心脏的位置,“听到你受伤了,我这里有疼,我想我是爱上你了”

好了这个等你好了再说,现在我让李嫂带饭过来,免得饿到你

随后贺尘御便打电话给李嫂,让李嫂做一点清淡的饭菜让程特助带过来。

过了一个小时,程特助才把饭菜迟迟送到病房。

贺尘御接过饭菜,眼神不由得撇了撇程特助

程特助看见连忙解释,“您刚才打电话的时候李嫂刚刚好出去买菜,所以就等了一下。”

“行了,你先回去吧。”贺尘御沉声的说到。

“是。”

程特助离开以后,我正好从洗手间出来。

我坐在床上,在洗手间里想明白了很多。

我清楚的知道,她喜欢贺尘御,她想和他永远在一起

贺尘御走过去刚想碰我,就被我躲过去了,贺尘御不明所以,自己没有惹我啊。

“暖暖怎么了?”贺尘御沉声的问道。

“哼,我现在不想和你说话。”贺尘御把头扭过一边。

贺尘御看着我的样子一愣一愣的,自己完全摸不着头脑。

看着我不理他,贺尘御着急了,但是眼神撇到放在那边的饭菜,不由得轻笑。

“暖暖,你还是快说吧,要不然李嫂做的红烧排骨,香菇炖鸡块,还有干煸豆角都凉了,你应该知道这些凉了就不能吃了。”贺尘御故作可惜的说到。

我一听到吃的,不由得咽了咽口水,但是想到什么,我还是坚持忍着不搭理一旁的贺尘御。

[“大叔,]”“大叔?暖暖你是不是嫌弃我年纪比你大

没有啊,我喜欢叫你大叔,这是对你的爱称,你不喜欢吗,”

“喜欢,只要是你叫的,我都喜欢,”[“大叔你真的会一生一世只喜欢我一人吗”]

贺尘御听到这句话,宠溺的看着我。

“我现在已经娶了你了,这辈子都不会再娶别人了!”贺尘御柔声的说到。

我听到这里,害羞的低着头,双手安分的揪着被单!

“好了,你能就好好休息,我会让欺负你的人得到应有的惩罚。”贺尘御沉声的说到。

我听到,瞬间就抓住贺尘御的双手。

“大叔,我没关系的,我看她们都是有权有势的人,我不想让大叔惹麻烦。”我嘟着嘴说到。

贺尘御看着我,低头亲了一下我的嘴唇。

“大叔。”我娇嗔道。

“放心,大叔不会有事的。”贺尘御柔声的说到。

“大叔。”我喊道。

贺尘御一下子抱着我,拍着我的肩膀。

“暖暖,以后我就是你的靠山。”贺尘御沉声的说到。

贺尘御抱着我,许久没有得到回应,低头,贺尘御哭笑不得!

只见我嘴巴嘟着,已经在贺尘御怀里睡着了。

原本贺尘御还想让我吃点东西,既然选择已经休息了,

那么贺尘御也该去处理了!

贺尘御小心翼翼把我放下,轻手轻脚的走了出去。

贺尘御来到关着秦臻臻的小黑屋里

[我听说我妻子在上学期间,你经常找人欺负她,]

[江小暖那贱人],啪啪,程特助甩了秦臻臻两个耳光,好好‘照顾’秦小姐,替小暖好好谢谢她,也让她记着我的女人谁都不能惹]

“打电话通知秦氏来接人,在这之前好好照顾一下秦小姐,让她知道,她惹的是不该惹的人[是,爷]”

此时,御湾别墅的客厅里,我乖巧的坐在那里,低头笑眯眯的看着贺尘御。

贺尘御蹲在那里,帮我小心翼翼的穿上毛茸茸的拖鞋。

站在一旁的夜爵早已经被震惊了,不止是夜爵,就连程特助和李嫂都震惊了。

平时贺尘御再怎么样,他们都觉得震惊了,但是现在这个举动,比之前更震惊。

“谁能告诉我,这个卡哇伊的小女孩是谁?”夜爵呆愣的问道。

从我出现的那一刻,夜爵一直保持着这个神情。

谁能过来告诉他,他不就是去了非洲几个月吗。

怎么一回来,大哥就像变了一个人似得。

贺尘御跟我说[“不用管他,他刚回来”]

贺尘御没有搭理夜爵,只是温柔的看着我。

“饿不饿?贺尘御的说到。

说完,习惯性的揉着我毛茸茸的头发。

我看着贺尘御,瘪着说到:“大叔和你说多少遍了,不要乱摸人家的头发啦。”

“啊。”

贺尘御还没有回答我的话,突然被夜爵的一声尖叫打乱。

我眨着眼睛,好奇的看着夜爵。

“大叔他是谁?”我好奇的问道。

“他……”

贺尘御刚想回答,谁知被夜爵抢先回答,脸色铁青的看着他。

“小侄女你好,我是他的好兄弟,我叫夜爵”夜爵笑着说到。

“你好,我叫江小暖。”我甜甜的说到。

夜爵看着贺尘御,压根没有看见贺尘御现在心情很不好。

“大哥,你什么时候找了个侄女啊,我怎么不知道?”夜爵天真问道。

站在一旁的李嫂和程特助听到,差点没有笑出来,还好他们的定力好。

“叔叔,你搞错了,我不是大叔的侄女。我瘪着嘴说到。

贺尘御听到我的话,心情瞬间好了起来,抱着我坐在那里,继续看着。

夜爵听到我叫自己叔叔,脸上的笑容僵在脸上。

他有那么老吗,他今年不过才二十三岁好不好咩。

“小侄女,好孩子是不撒谎的,而且你应该叫我哥哥。”夜爵纠正道。

“噢。”我敷衍的点点头。

“小侄女,我怎么从来没有听到大哥提起你啊?你叫什么名字啊?你有没有男朋友啊?”夜爵问道。

“你要干嘛?”我问道。

“小侄女,既然你没有男朋友,要不要哥哥给你介绍一个,我保证,他们决定都是帅哥,要不明天我就带你去看吧。”夜爵不怕死的说到。

夜爵只顾着说自己的,压根忘记旁边脸色阴冷的贺尘御。

“谢谢,不用了。”我说到。

“没事的,你哥哥可是很有眼力的,保证给你找一个英俊多金的男人。”说着还不忘记提醒我,找男朋友千万别找比自己大七八岁的老大叔。贺尘御听到大七八岁,还老大叔,这还是第一次觉得自己老,有点自卑

贺尘御脸黑的像锅底灰,气压低“夜爵,你这里回来我给你准备了礼物,就在楼上我带你去拿,”夜爵[真的吗还是老大对我好,走走带我去拿礼物]

说着夜爵就往楼上走,还不忘跟我说找帅气多金的小哥哥,别找大叔,不知道接下来自己面临的是什么

“五爷他不会有事吧?”李嫂担心的问道。

“你说呢?”程特助沉声的说到。

我看着李嫂和程特助,不知道他们在讲什么。

“程希哥哥,李嫂他们干什么啊?”我问道。

“呃,夫人您等下就知道了。”程希恭敬的说到。

“哦。”我点点头。

我和程希几人在客厅里。

就在我准备站起来活动活动的时候,突然四楼传来杀杀猪般的叫声。

“啊啊啊,嗷嗷,大哥我又做错什么了。”

我震惊的看着程希,程希脸上没有表情。

“他们在打架。”我沉声的说到。

“应该是练拳。”程希沉声的说到。

“会不会出事啊?”我担心的问道。

“夫人您放心,爷下手会有分寸的。”程希恭敬的说到。

我听到这里,没有在回答程希的话。

半小时之后。

四楼。

四楼是贺尘御的健身房,里面所谓是一应俱全。

偌大的健身房里,地上躺着一个鼻青脸肿的男人。

贺尘御居高临下的看着夜爵,优雅的扣着袖子上面的扣子。

屋里的灯光照在栩栩如生的面具上。

夜爵缓缓的从地上爬起来,以前那张帅气的脸,现在已经是红的红肿的肿。

“怎么样?”贺尘御冷声的问道。

“大哥我错了,我不应该那样说,可是我真的痛啊。”夜爵有气无力的说到。

夜爵现在真的想抽死自己,他竟然说出那样的话,而且还说大叔萝莉恋不好什么的。

这个程希也不告诉自己,害得自己被大哥打的这么惨。

“下楼。”贺尘御冷声的说到。

我听见脚步声,转头看着贺尘御,夜爵跟在贺尘御的身后。

两个佣人扶着夜爵,脸被打的鼻青脸肿。

“带五爷去医院看看”程希说道

程希和李嫂看着,都纷纷吐了口气,没有被贺尘御打死。

大家吃完饭贺尘御说

[好了,你们自己玩吧,小暖该休息了]

贺尘御和我回到房间,各自洗完澡回到床上,贺尘御起身离开,我看到贺尘御要离开就从背后抱住了贺尘御,贺尘御喉咙一紧,压着身体的躁动“宝贝,乖睡觉,”[不嘛,大叔,我想抱抱你,“怎么了?大叔……我喜欢你”宝贝……]

第二天我醒来,发现身上酸痛,“哼,都怪大叔,”贺尘御从浴室出来就看到,我身上的青青紫紫,懊恼着,都怪自己,没控制好

“宝贝,你醒了,贺尘御叫我,而我不理他,贺尘御就知道我生他气了”真是个小气包

[好了,宝贝都怪我不好,你别生我气了好不好,]“那好吧不准有下次,否则我就一天不三天不理你,好好谢谢宝贝原谅我”

贺尘御和我下楼准备吃饭,听到李嫂说

姜片鸡汤熟的时间长,需要早些放进砂锅里炖,牛肉得先焯水,快熟的时候再和土豆混合起来。

至于清炒油麦菜和黄瓜火腿,并不是什么有技术含量的菜。

这最简单的两道菜,李嫂都做的出来

饭桌上我转目看着近在咫尺的人,心里忽然有种说不出的感觉。

如果可以的话,她想和大叔就这么一起过一辈子。如果不可以,她宁愿时间定格永远在这一刻,因为这一刻,她真真切切感受到了什么叫幸福。

她每天都能让自己过得很开心,遇到痛苦难过的事,也总能往乐观的一面想。

可幸福和开心是两种截然不同的东西,开心往往是一个人的事,而幸福一定是两个人的事

[大叔,谢谢你]我小声地说道。

[大叔,我今天要回我爸妈那,你去吗?]

[当然陪你一起回去,我们也好久没回去看爸妈了,嗯好的那我们收拾收拾就回A国]

江家知道今日江小暖回来,府里的人都早早的起来收拾了,江爸爸坐在沙发上看报纸,江妈妈在带着府中的仆人们收拾打扫

[今日小姐和姑爷要回来了,大家好好的收拾收拾]

[是]府中的仆人们一边收拾一边议论我和贺尘御回门的事

到了晌午时,我和贺尘御到了江家大宅,就看到江妈妈和仆人们在门口等着

[爸妈我们回来了]江妈妈说

[小暖你们回来了 快进来坐]

江妈妈[贺总,谢谢你照顾小暖,妈你叫我尘御就好,小暖是我的妻子我很爱她理应照顾她 ]

[对啊妈,我爸呢?]刚问完,我就看到爸爸坐在沙发上看报纸,虽然爸爸没有像妈妈那样在门口迎接我们,但我知道爸爸这是假装不在意,其实心里高兴的不得了

[爸我们回来了]

[嗯回来了,那就收拾一下吃饭吧]

大家吃过午饭,我和贺尘御陪着江爸爸和江妈妈聊天,住了三天因为贺尘御公司需要他回去处理文件,便回到了北国

绑架昏迷不醒

今日我接到好朋友陆彤彤的电话要出去玩,贺尘御有事不能陪我

[你们给我看好照片上的人,绑到以后任你们玩,只要不死就行]秦臻臻跟五六个大汉说道。

他们一听乐了

[彤彤我去下洗手间]

我上完洗手间,刚要洗手就被人捂着嘴没过一会,便昏迷了

陆彤彤看到我还没有出来,便进洗手间找,找到我的手机,便给正在看文件的贺尘御打了电话[你好,我是小暖的朋友,小暖不见了]

[在哪?][金宇甜品店]

[程希,小暖不见了,派人出去找]

夜爵:[爷,找到了,在郊区废旧的厂房里]

此时的我醒了发现自己的双手双脚被绑,[江小暖你终于醒过来了,这一刻我等了好久了]秦臻臻笑着说到。

怎么是你,我到底和你什么仇什么怨,一而再再而三的针对我,这次还绑架我]。”我气呼呼的说到。

[哈哈哈,什么仇什么怨,我从第一眼看见你的时候就讨厌你,[因为你,我家破产]我秦臻臻满脸狰狞的说到。

我面无表情的看着秦臻臻,心里在回味着秦臻臻的话,第一眼看见她的时候就讨厌她,那个时候她也没得罪秦臻臻啊,脑子里就想着这样恶毒的事情。

[秦臻臻你知道你在讲什么]我冷声的说到。

[有什么关系吗,我现在就对一件事情后悔,为什么在商场的时候你不死,要不然我的人生不会变成这样,原本是一个千金小姐,可是现在沦落到这样的地步秦臻臻冷声的说到]

我震惊的看着秦臻臻,她怎么都没有想到,秦臻臻会变成这样,怎么脑子里都是害人的样子。

[你这个疯子]

[对,我就是一个疯子,而且你恐怕都不知道吧,秦氏集团现在已经千疮百孔了,跟破产没有什么区别]秦臻臻大声的说到。

我惊讶的看着秦臻臻,秦氏集团千疮百孔,我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我是真的不知道,因为贺尘御没有告诉我秦氏集团已经被他攻击的千疮百孔了,虽然现在还没有破产,但是已经跟破产没什么区别了。

[什么,秦氏集团破产了]我惊讶的问道。

“啪!”

秦臻臻毫不犹豫的甩了我一巴掌,以此发泄心中的怒火,秦氏集团破产,而她再也不是什么秦氏集团的千金小姐了,而是一个被人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

[江小暖你这个贱人你还有脸说,都是因为你,如果不是因为你,秦氏集团也不会这样]秦臻臻咬牙切齿的说到。

我没办法抚摸自己的脸颊,只能让它疼着,嘴角都流出血了。

[秦臻臻你发什么疯,最好快把我放了,要不然我老公是不会放过你的]我大声的说到。

“啪!”

我刚刚喊玩这句话,没想到秦臻臻有打了我一巴掌,所以我猝不及防的挨了一巴掌,耳朵被打的嗡嗡作响。

秦臻臻走到我的面前蹲下来,伸手捏着我的下巴,嘴角勾起冷冷的笑容。

[如果,我把你毁了,你的老公还会要你吗]秦臻臻笑着说到。

[你想干什么]我震惊的看着秦臻臻。

[哈哈哈,我想干什么,我好不容易有了这个机会,当然是要竭尽全力的毁了你啊]秦臻臻故作无辜的说到。

[秦臻臻我劝你不要这样做,否则的话你以后就在北国待不下去,就算没有人做你做什么,我也不会放过你]我冷冷的说到。

秦臻臻听到狠狠地甩开我的下巴,居高临下的看着我。

[你知道我身后的男人是什么样的人吗]秦臻臻沉声的说到。

我听到下意识的转头看着秦臻臻身后的几个男人,然后转头看着秦臻臻

[什……什么人]我沉声的问道。

[这些人啊都是一些身患重病的男人,而且啊还都是那种绝症,就是那种艾滋病]秦臻臻无所谓的说到。

我无比震惊的看着秦臻臻,身体不停的在发抖。

[你……你……你……你到底……要做什么]我结结巴巴的问道。

秦臻臻转头看着后面的几个男人。

[你们几个好好的伺候这位小姐,尽量要把身体上弄出伤口,要不然你们就别想走出去了]秦臻臻冷冷的说到。

“秦小姐,我们一定会按照你说的做的。”

刚说完大门被炸开,几个人被吓懵了

我看清来人后[大叔,救我]

贺尘御看到我脸上清晰的巴掌印,怒火中烧[放了她,否则死]

说完后来程希和夜爵带着二十多个人冲了进来,而且每个人手里都有枪

为首的老大看到这个架势,带人扑通一声跪下[爷,饶了我们吧,都是这个贱人让我们干的,她她脸上的伤不是我们打的,我们没有碰您女人]

[来人带走]

[是]夜爵带人把这几个大汉带走了

秦臻臻看到她找来的人,竟是这样出卖她,她直接把刀架在我的脖子上

[贺尘御,他们怕你,我可不怕,你要是敢开枪,我就杀了她,你们都把枪放下,否则我杀了她]

贺尘御一个眼神,程希和夜爵等人把枪放在地上

[都是你们把我们秦家害的家破人亡]

贺尘御[你放了小暖,我放你走]

[走?哈哈哈……让我放过她也可以,你给我跪下,把枪给扔我,我会考虑放过她]

[大叔,不可以,啊……]我刚说完,秦臻臻就在我的肩膀上划了一道,血珠蔓延开来,我瞬间疼得脸色惨白,在忍着不让眼泪掉下来

[小暖,秦臻臻你不要伤害她,我答应你]说完贺尘御把枪扔在秦臻臻脚下

贺尘御看到我的样子,心痛万分

就在秦臻臻去捡枪时,我挣脱开秦臻臻朝贺尘御跑去

[小暖,小心,]

[大叔你没事吧,我没事]

啪一声枪响,打在贺尘御的胳膊上

[大叔]

外面的人听到枪响冲进仓库,保护着贺尘御和我

控制住秦臻臻,贺尘御怕我担心就安慰江小暖自己没事

可就在大家以为没事的时候,秦臻臻发疯似挣脱开压制着她的手,抢过枪朝着贺尘御开枪

我挡在贺尘御前面,中枪慢慢倒下

[大叔,你没事吧]

[谁让你挡枪的,你怎么那么傻]贺尘御像头野兽一样嘶吼

贺尘御抱着我上车[小暖,别睡,求你别睡,坚持住,很快就到医院了,乖宝贝跟我说说话,别睡]

[快开]

[到了医院,医院门口提前接到通知全部准备好了,]

贺尘御来到手术室门口,医生大着胆子阻止贺尘御

[贺总,您不能进手术室,您会影响手术]

贺尘御揪起医生的医生的衣领[一定要救活她,她如果有什么三长两短,我让你们整个医院陪葬]

医生[我们一定会尽力]

程希[爷,放心少夫人不会有事的,您如果进去手术室会给救治的医生带来压力]

贺尘御松开手,医生进了手术室

时间过去一个小时,还在手术中,而此时的贺尘御在暴怒中,程希和夜爵不说话

[小暖……小暖人呢,我听说中枪了,]来人正是路彤彤

[贺尘御你不是去救小暖的吗?你就救成这样,贺尘御如果小暖有什么事,我不会放过你]

说着就一下一下的打在贺尘御的身上

夜爵看到女孩这样,拉住她的手就往外走[你走开,你谁啊,我要陪小暖]

[江小暖在手术,你这样大喊大叫会打扰医生手术]陆彤彤安静下来,在旁边哭

[都怪我不好,她去洗手间如果我跟着她,或许她会好好的也不会……]

[放心江小暖不会有事的]

手术室内

[不好,病人心脏骤停了,]

[按压的部位是胸骨中下,按压频率是100-120次/分、按压的幅度是5-6cm做30次胸外按压,在胸外按压的同时给予患者进行气管插管]

手术室门打开

[贺总,对不起我们尽力了,子弹离着心脏太近,而且]医生说道这,贺尘御像疯了一般,闯进手术室,发疯似的拉动我

[小暖,你醒醒你不要吓我,我求求你,宝贝不要离开我,你之后去哪我都陪着你]

[贺总您不要这样,你就让少夫人和孩子安静的走吧]

[你说什么孩子,什么孩子?]

[我们在抢救过程中,发现少夫人有了一个月的身孕]贺尘御哭喊着朝着江小暖,大力摇晃我

[江小暖,你给我醒醒,你知道吗,你怀孕了,你要做妈妈了,我要做爸爸了,我不允许你这样带着宝宝离开我,你带着宝宝走了,我也不会独活,宝贝求求你不要离开我]

[我求求你,不要离开我,求求你]程希和夜爵第一次看到这样的贺尘御,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他们上前拉贺尘御,贺尘御就像疯了般摇晃我,贺尘御就在要绝望的时候

突然机器吱一声响了有规律了

[真是奇迹啊,快接着手术,]贺尘御留在手术室静静的看着手术台上的我

[宝贝谢谢你,没有带走宝宝,谢谢你给了我照顾你和宝宝的机会]

[少夫人已经脱离危险了,现在还在昏迷中,明天早上差不多会醒]医生说

我转到Vip病房

贺尘御在医院守着,期间贺老和贺爸爸贺妈妈来看过,贺妈妈看到自己儿媳妇为救儿子差点就,也在默默的掉眼泪,等都走了之后江爸爸和江妈妈知道这事也坐飞机来到医院

[爸妈,对不起,是我没有保护好小暖]江妈妈在那哭,江爸爸[我们不怪你,小暖也没事了,你要好好照顾她,]在这留了一会,也会东国了

第二天我醒来,看到看到贺尘御在旁边守着自己[大叔,对不起让你担心了]

[宝贝,是我不好,没有保护好你和我们的宝宝,差点让我失去你们]贺尘御说

我[宝宝?]

贺尘御宠溺的看着江小暖[是啊,傻丫头以后你不可以这样,要好好保护好自己,医生说你有了一个月的身孕,谢谢你没有离开我]

我知道这次的事肯定吓到了贺尘御,安慰着他[大叔,那你以后也要好好照顾自己,这样你就可以保护好我和宝宝了]

[好]

[饿了吧,现在你不能动,李嫂给你熬的小米粥,替我谢谢李嫂]我说,

一个月后[大叔,我想回家了,住了一个月了,我真的没事了,我们回家吧,]

[好,去做次全身检查,我们就回家]贺尘御说

回到别墅,婆婆在这里照顾着我,在婆婆和李嫂的照顾下,我身体圆润起来

家里的全铺了软绵绵的地毯把边边角角也都包起来了

[妈,不用这么夸张吧]我看着铺的地毯

[不夸张,你现在有了身孕,自然要好好的保护着你]

龙凤胎

时间过得飞快,八个月后迎来我生产的时间

[在产房的我又吃有喝]贺尘御想进去陪着她,可婆婆说

女人生产阴气太重,男人不能进,对大人孩子都不好,贺尘御只能在外面等

突然产房里我大叫着:[贺尘御,我不生了,疼好疼啊]

贺尘御紧张的说[好好好不生了,我们不生了,]

[贺尘御,我不生了,以后你生,]贺尘御[好好好以后我生,宝贝就这一次好不好,宝贝加油]

产房里我生着孩子,产房外贺尘御紧张的在嘴里念叨着[好好好以后我生]

程希录制了这段视频,以前天不怕地不怕的贺尘御也会变成这样

产房里抱出来一个男婴儿,婆婆接过男婴满身欢喜,[我要当奶奶了]

[我也要当爷爷了,恭喜爸爸你要当太爷爷了]刚说完产房里又抱出一个母婴

[恭喜贺总喜提龙凤胎]医生道贺

[我妻子呢?]

[少夫人刚生产完刚刚睡着了]医生道

[谢谢宝贝]贺尘御红着眼睛亲吻我

在我做月子的时候贺尘御也把公司的事交给了贺董事长,每天在家陪着媳妇,我而只想着一件事,就是逃出去,没办法大叔太宠她了

这个也不让碰那个也不让碰,现在的我就是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人,这不儿子贺墨渊醒了,贺尘御在照顾他,还好女儿贺依依听话

我看到贺尘御和自己的儿子女儿,幸福的笑了

加客服微信:qiushu0517,开通VIP下载权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