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来自网络

春哥是我以前店里的一个常客,当时有个规模不小的IT公司,压力大的时候,喜欢来我店里喝上几口。人品不错,酒风飘逸。

为什么说他酒风飘逸呢?原因无他,别人喝多了要不就是躺要不就是闹,而他喝上头了,却是组织大家一起夜跑。

那时正值盛夏,不知是那段时间春哥身上无处安放的骚动需要通过某个途径尽情释放,还是他身上所承受的压力特别大,反正每次春哥喝高后,就会把乐趣转向夜跑领域。别人夜跑,那是正儿八经的夜跑,神志上是清醒的,完全做到了“喝酒不跑步,跑步不喝酒”;装备上是齐全的,总会配备好运动鞋和运动服;时间上是讲究的,不会在凌晨两三点后出去瞎跑;路线上是有规划的,不会跑到哪里算哪里。但对于春哥来说,这些都不叫事,他唯一的夜跑标准就是飘逸,什么时候喝多什么时候出发,至于当时是否穿着皮鞋,正装,是否凌晨三点,往哪跑,跑多久,那压根无需在乎?

图片来自网络

还有一点就是,春哥作为一个公司的舵手,他喜欢搞团建,喜欢带着大伙儿一起干事情,这不仅体现在日常工作上,也体现在了夜跑这件事情上。于是每次喝多后,他就会组织一起喝酒蹦迪的小伙伴和他一起出去夜跑。很多时候,酒喝多了是真的上头,然后就是喜欢胡闹,所以被春哥一组织,一发动,一忽悠,有些小伙伴就会加入夜跑小分队,和他一起出没在凌晨的街头。有人是边跑边吐,有人是一路ma娘,有人是后悔莫及,还有人是跑着跑着,就找个地方排水去了。假如那几年已经有了热搜这回事,那么他们这帮人绝对是有机会上个一两次的。

这支夜跑小分队就这么愉快地跑了一个月,正当大伙儿觉得他们还会再闹腾一段时间的时候,这支小分队连续发生了两件事,从而让热爱夜跑的春哥彻底改变了习惯。

第一件事情是这样的。那天晚上,春哥像往常一样,又一次地发动和组织了一些小伙伴进行夜跑活动,想不到跑着跑着,大伙发现春哥不见了。起初大家以为春哥可能排水去了,所以就在原地等了一会,结果一等两等的,春哥始终没有出现。这下大伙儿急了,一边往回走,一边拨打春哥的电话,只是无论怎么打,电话那端就是没人接听。

图片来自网络

寻寻觅觅近一个小时,根本不见春哥的踪影,于是大家估摸着是否出什么事了,最终决定请jing察叔叔出手。在靠谱的jing察叔叔的帮助下,在天快亮的时候,大伙终于在某个宾馆门口的丛林里,找到了春哥,找到他的时候,他还在丛林里睡觉打呼。后来据春哥自己回忆,当时他应该是在丛林旁排水,结果排着排着,整个人感觉特困,就直接躺下睡觉了。那是美妙的一觉,也是让小伙伴们心急如焚的一觉,更是夜跑小分队内部出现些许“裂痕”的一觉。

而另外一件事情的发生,让春哥意识到,再这样闹腾下去,迟早一天会出大事。事情发生的时间也是差不多凌晨两点的样子,也是从店里喝高了出去,只是那次去夜跑的7个人全都喝得不少,结果跑着跑着,大家都跑散了。

正常来讲,一伙人中有一两个没跟上大部队,大伙儿都会担心,会等待,会搜寻;而在一个个都跑散的情况下,加上酒精的作用,反而大伙儿都会以为小分队成员各回各家,各找各妈了。当第二天东方露出鱼肚白的时候,当春哥睁开双眼,睡眼惺忪的时候,他回顾四周,发觉自己正躺在某个大型体育馆旁边的一块巨大草坪上。他终于真正体验了一把什么叫“以天为被,以地为床”。

图片来自网络

尽管他的人生就此又多了一种体验,但是陡然间他有点后怕了,因为他觉得再这样持续下去,他和他的小分队可能在将来某一天会发生某些难以预料的后果。万一真有个什么事情,真有个三长两短的,那么是谁该替谁负责,谁又负得起这个责任呢?

打那以后,春哥来店里玩的次数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减少,就算是来了,喝酒也是点到为止。自此,夜跑小王子和他小分队的故事慢慢地就变成了一种传说,夜店江湖上再也没出现过类似的夜跑小分队。

加客服微信:qiushu0517,开通VIP下载权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