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锐

这学期晚上天天有课,累得让人心烦,觉得上大学比上高中还苦。好不容易有天晚上没有课,我坐在教室里有一刻反而闲得发慌,突然有些蠢蠢欲动想轻松轻松。

好久没看电影了,尽管已经很晚,我知道电影的魅力在我们几个人心中是无穷的,我于是努力怂恿几个不太用功的女生去看电影,这其中有程同学。正要出发,程同学提出要回宿舍,说口红落宿舍了。程同学是个很讲究仪式感的女生,除了上厕所不打扮,去食堂吃饭总要站在床前照完镜子才走。当场就有人反对,说这一个来回需要浪费不少时间,怕迟了只能看夜场了,更怕迟了回来进不了学校大门。可程同学脸一拉不高兴了,说,不涂口红根本没法出门,要不你们去,我就不去了。这让我很恼火,眼看时间不早了,我朝她喊道,涂什么口红?大晚上的涂给谁看啊?程同学朝我一瞪眼,理直气壮地说,给自己看!我被她呛得愣住了。平常程同学跟我算交情比较深的,她虽有南方人的精明,但很大气豁达,带我去她老乡家吃过饭,那个老乡烧的菜非常非常好吃,让人难忘,我一想到吃过的那顿饭就觉得欠了她的,而且她还陪我去见过吴胖子,替我解开了心结,所以我一下子不忍心回骂她。我更怕好事给搅黄了,扫了大家的兴,还伤了彼此的自尊,便不再开口。看着她蹬着高跟鞋急匆匆回宿舍的背影,恨得咬牙切齿也只好干瞪眼。

果然,等赶到电影院时,发现只能看夜场了。我们其实是看电影从来不挑的人,逮到什么看什么,而那天夜场的第二部是电影《简·爱》,这让我们陡然兴奋起来,也忘了刚刚的不愉快。电影票虽然只有一毛五,但也是一顿饭的钱,一定有人开始盘算明天的中饭或晚饭只能啃馒头了。家里给我的生活费中,并没有看电影这个支出,我盘算着三天不吃超过两毛钱的菜。我脑中这么匆匆地安排好一毛五的支出后,心安了很多,静静地享受一毛五的夜场电影带给我的安逸,高雅和宁静。《简·爱》我不是第一次看,可百看不厌。片尾时,程同学突然掏出了手帕,用完了,又递给了我。我很惭愧,虽然我感动着简·爱的爱情,可我并没有眼泪,我拒绝了她的手帕,她突然对我说,你不懂爱情,才没有眼泪。

回来已是半夜,月光下的我们,踩着路灯下的树影,在人流稀少的大街上阔步阔论简·爱与罗杰斯特先生的对话,而此刻,已不止一次感动并沉浸在别人爱情故事里的我们,也还是被路边的小吃摊吸引了。鸭血汤,是省城人很好的夜宵,尝过它鲜味的人是很容易上瘾的。吃鸭血汤吧!程同学对我说,这让我很尴尬,我口袋里本来就只有两毛钱,看完电影还剩五分,而一碗鸭血汤是一毛。我们几个人半天不吱声,有人开口说不想吃,有人说吃了回学校就更晚了。而程同学早已坐在了路边的板凳上,她知道我们几个的口味,用才学会的省城话跟老板说着几碗要辣油,几碗不要辣油。回头看我们几个着急的样子时竟哈哈大笑起来,说,知道你们身上没钱了,我刚刚回去涂口红时,特地拿了钱。吃吧,今天本姑娘开心,我先垫钱,等你们方便,随便什么时候还我。见我们几个还站着不动,程同学生气了,怎么都这么高贵,瞧不起鸭血汤,鸭子知道了会怎么想?一句话把我们逗笑了。

有一句经典的台词是程同学最喜欢背诵的,生命太短暂了,没时间恨一个人那么久。她每次说的时候都要看一看远方,今晚她说的时候,抬头看了看月亮,我似乎有点懂这句话,也有点懂她。但她却说人还是不懂的好,但懂也不是不好。听起来好有哲理,我知道只有当一个人心中装着另一个人时,人才会成为哲学家,像她一样。可上帝并没有眷顾我们,正如我们预料的,学校的大门已经关上了,敲了半天,门卫老头就是不肯开门,知道那门卫老头不好说话,程同学说,算了,去翻墙头吧。

怕被发现,我们沿着院墙找到了最隐蔽的地方,并从路边找来了一些砖头作为垫脚石。程同学坚持站在最后,说她个头最高,等我们都翻过去了,她才翻过来。不幸的是,她站在墙头准备跳时,学校巡逻的保安正好路过,慌乱中,程同学没来得及脱掉高跟鞋,一下子跳进了阴沟,她痛苦的叫声划破了黑夜校园的静谧,也吓坏了保安……

可幸的是,学校并没有处分我们。很长一段时间,程同学忘记了仪式感,我总是搀着程同学,陪她一瘸一拐地走路,她向系主任替我承担了所有的责任,说是她起哄去看电影的,这让我很内疚。可她却说,要不是她回去涂口红,要不是她坚持要喝鸭血汤,也不至于翻墙头掉阴沟,但她一点也不后悔。只有她承担了所有的责任,我们大家才会平安无事。我问她这是什么逻辑?她说,因为人都是同情弱者的,在系主任眼里,受伤的她就是弱者。

作者简介:

扬州苏北人民医院口腔科主任医师,从事口腔临床30多年。五年来,边工作边创作,至今已有小说散文诗歌400多万字。《牙医门诊日记》获人民日报评选的2016年全国十大人气图书大奖。著有散文集《你是爬上我额头的藤蔓》、长篇小说《老马》等。

【来源:扬州网_扬州文化】

加客服微信:qiushu0517,开通VIP下载权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