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个具有钢铁般意志力的人,一旦下定决心就义无反顾。决心要完成自己心中的事业。但是,他只是个极端的自私自利者,只要能够实现他自私的企图,道德上的顾虑对他没有任何约束力。索兰杰就是这样的人。他是阿发利亚大陆上最有名的科学家,制造科理人,是因为吸血鬼。 轰-隆--隆,爆炸声是索兰杰实验室发出来的。 “博士,博士,你在那,咳,咳~”一名身穿白马褂的年青小伙说, “杰克,敢快去叫曹天仁,要想博士活的话”说话的是名军人。 轰-隆--隆~爆炸声打破了他们的谈话,只见烟雾中,走出一位身影,此人正是博士,面貌灰土,偶尔隐隐皱皱眉头。时不时晃晃头,试图把灰土弄掉似的,衣服已经不成衣行,手臂已经断掉。可是怀中的婴儿并没有受到任何伤害,此乃令人费解。 “杰克,你来扶我一下。”博士有气无力的说,“博士,到底怎么回事,你…你怎么会这样”杰克慌慌张张的跑到博士旁,“呵呵,人故有一死,我只是希望在死之前,创造出能与吸血鬼向对抗的武器,现在我成功啦!咳…咳~杰克,扶我过去” “博士,这孩子…”杰克只顾虑到博士,没仔细观察博士怀中的孩子,现在看看到感觉与众不同。只见孩子,长的是貌合神离,灵秀丽质,眼中透露出对新事物的不满,再仔细观察,见在孩子的额头上印着一块黑紫骷髅,不仔细看发现不了。

正在这时,将军也慌慌张张的赶了过来说:“博士,你可真让人费心啊!你要出了什么事,我怎么向政府交代啊!”“劳将军费心,是我不对啊!呵呵”“还不快叫军医,干什么吃的。”只见将军怒斥到,身边的士兵慌忙跑去,“呵呵!不碍事的,将军,”博士笑着说,“呓,这孩子是…”将军吃惊的问,“将军,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我们必须马上离开这里,恐怕吸血鬼马上就赶到。” 说话间,瞄瞄了四周,"嘿嘿!晚啦!受死吧!索兰杰".只见一道黑影以瞬间的速度来到三人面前 ,不好!将军,快带孩子离开这里拜托啦"博士有气无力地说,'哈哈一个也别想走"-_罗司你要找的是我放他们走"“火箭队准备,快”将军

慌慌张张的说。~~~~“没用的将军,他是吸血鬼家族的boos刀枪不入啊!”博士急忙地说,“罗司,你也太不厚道了吧!来了也不打声招呼,你们罗鬼都是这样吗?哈哈!博士没事吧?”说话的是名红衣少年,刘海下的眼睛带着鄙视的看着罗司(罗氏家族吸血鬼,世界上共有3大家族分为诸葛鬼、血鬼,还有就是罗鬼啦!诸葛鬼是最有实力的, 我以为是谁呢原来是血鬼红阎啊!今天不管谁来,索兰杰必须死…“哈哈,你们罗鬼只会吹牛吗?博士你们先走…那怕他是吸血鬼BOOS”“红阎,那麻烦你了咳…咳…将军,我们走…“休走”只见罗司不疾掩耳盗铃之势追随于上,“受死吧!鬼罗于刹…“不好”只见博士已经倒在血泊中,红阎怒吼道,“小人…鬼阎-佛…:哈原来是血鬼红阎啊!今天不管谁来索兰杰必须死。。。 哈,你们罗鬼只会吹牛么?博士你们先走。。。虽然他是吸血鬼的BOOS,“

,红阎麻烦你了,咳。。咳。。

;将军,我们走,,

,休走,只见罗司不疾掩耳盗铃之势追随于上,,受死吧,鬼罗于刹。。,只见无数个黑色蝙蝠向博士袭来。

,不好。。。,只见博士已经倒在血泊中,杰克和将军已经乱了阵脚,刚刚一幕好像地狱般似的。无数个吸血蝙蝠咬向博士,现在的博士已经被撕咬的面目全非,本来博士已经奄奄一息了,又被蝙蝠一折腾,恐怕命已休夷。 ‘你们带博士快走,红阎慌忙说, 你个小人。。。

鬼阎–佛,只见红阎的身体变成了黑紫色,周围隐隐约约有万个幽灵,背后出现个巨大 黑色佛像,看来红阎的怒火已经达到极限。

‘什么,鬼阎——佛。。;罗司慌忙道,‘看来只能用那招了,哼哼。。。’

~鬼阎——佛,只见红阎背后出现一个黑紫巨佛,周围的气氛显得那么的诡异,説时迟那时快,无数个黑紫佛手向罗司袭来。

罗司只是轻哼了一下,无数个佛手朝罗司方向袭去,周围的环境已经成为了废墟,弥漫的烟雾中传来了鄙视的嘲笑声,哈哈,你们血鬼就这么点本事么?哈哈!!!!

·什么〉?,红阎不敢相信的说。啊!血盾之克,

“没错,算你还有点见识,哈哈,受死吧!!!速之发,还在迷茫啊!去死吧!“

‘什么,好快,啊’红阎已经倒在地上,满嘴的血,心道‘ 血盾之克是正个世界最强的防御之术,而速之发又是最快的速度,恐怕今天要命葬于此了,不管怎么样,也要等博士他们走远了。。。’:罗司虽然你很强,但是你忘了我是血鬼哈哈。‘血之界限——开。

’哼,”

只见空中弥漫着死亡的气息,在红阎与罗司的四周出现无数个黑焰骷髅,纷纷向罗司袭去,罗司见怪不怪,手臂一挥出现两把红焰匕首,现在的罗司犹如刺客般,骷髅还未走进罗司就已经倒下,数分中后,骷髅已经倒下了一半,红阎感到博士已经走远,便准备离去。

“想走,哼!”罗司见红阎想走,便提速追赶,可是骷髅太多档了去路,气的咬牙切齿,只能拿骷髅出气。

“你 慢慢玩,我先走了。”红阎轻笑着道,暗想:下次碰到他了,恐怕就没这么侥幸了。

时间已经过去1个小时了。。。。

“王军医,博士怎么样了?”将军见军医汗流浃背地从手术室出来急忙问道

“恐怕…'' 王军医摇头道

将军是经过大风大浪的人经过死亡的痛楚,知道生老病死外所无所能及的事很多,看的很开,倒是杰克,他与博士有7年的感情,23岁从美国毕业之后就跟着博士了,如今也30了,博士对他像儿子般,听到如雷贯耳的消息,早已经痛苦失色了。

“那还能有多少时间。”将军不动神色的道

“恐怕只有半小时时间了。”王军医沮丧的说,对于一个医生来说,如果不能从死神手里把患者的命拿回来,那是个耻辱。

“杰克,不要哭了,要像个男人,哭哭啼啼像个什么,博士还有半个小时,让他笑着离开好不?”将军严肃的道

“我。。。哭。就不像个男人了么?你们军人就是个冷血动物。”杰克呜咽的说

“我懒的理你,去看看博士吧。”其实将军也很伤心,但是做为军人,流血不流泪。

今天的走廊显得那么的冷清,将军和杰克来到博士的床边,本来55岁的人整天苦于钻研已经很老了,可是现在看起来更老了,博士感觉眼前有人影晃动,总想努力挣看眼睛,可是实在太累了,还是睡会吧!

“博士!”

“你们来啦!孩子呢?”博士有气无力的说,本想就这样睡下去,可是还有事没做完。

“孩子有护士照顾,博士您不用担心”将军慌忙接道。

“将军,能答应我一件事吗?”

“博士,你尽管说,我一定答应你。”将军肯定的说。

“退役——”

将军万万没想到博士竟然让他退役,将军很难回答,如果答应吧!可是将军的梦想就是做一名人人敬仰的军人,虽然现在做到了,可是刚得到就放弃很不愿意,如果不答应吧!博士是自己的恩人,每次自己受政府批评时,都是博士圆的话,再说了博士都快去了,自己真的不知道怎么回答。

“我知道,将军很难回答, 你且听我说说,目前来说诸葛鬼,罗鬼,是整个世界上最有势力的吸血鬼,血鬼势力最弱,可是他们很聪明于我们签了(血人契约),所以我们和血鬼互不侵犯,而且会给于帮助,但是你有没有想过,如果诸葛鬼,罗鬼联合起来,我们必败无疑,论能量我们人类只有张大师一个人有,论武器吸血鬼并不比我们差,再说boos级的吸血鬼刀枪不入,但是我们还是有优势的就是能在太阳下活动,早在20年前,他们已经开始制造防照服,恐怕再有20年就该向我们人类宣战了。”博士语重心常的说。

“那我们该怎么办?”

所以将军麻烦你帮我照顾那个孩子,等他到了18岁把这封信和这个手镯给他,但是照顾这个孩子,必须离开军区做个普通人,人类的未来就寄托在这个孩子身上了,一切等到他18岁你就知道了。”

“博士,我答应你,不管怎么说,为人类做点事,是应该的,说白的也是为我自己,虽然现在人类各国签定了10年不战契约,但是幕后却租用吸血鬼杀害他国首领,就目前来说,没有吸血鬼,人类也迟早会灭亡的”将军肯定的说

“我的时间不多了,我能感觉到,将军就拜托你了,你先出去吧!我和杰克有话说。”

将军离开了,背影是如此的承负,如此的重任寄托在将军一个人身上,是谁也会承担不了,既然博士这么相信自己,自己又何故呢?

‘杰克,没有我在你身边要照顾好自己,世界不会因你的哭泣而变的美好,要像个男人活下去,我这有份报告,你拿去好好研究,等等会有用的’博士道

‘博士,呜呜。。。我知道了,谢谢你对我的照顾。’

‘杰克,你还是经历的太少了,哎’博士已经去世了,对杰克自己还是太宠爱了,导致现在没有了坚强,如果上帝在给自己一个机会,也许会狠下心锻炼杰克 ,也许吧!

‘博士。。。5.。。。5.。。。’

死亡带来的只有伤心,如果没有了死亡,那么还会有伤痛吗?伤痛分两种,一种是内伤一种是外伤,外伤可医,内伤难愈。在伤痛的面前,恐怕地球伤的最深吧!花花世界,人类迷失了双眼,失去了自我,吸血鬼对人类而言,是上帝的惩罚之手吧!

博士躺在那口红漆的棺材里,素面朝天,四肢并拢,穿着一身红黑法袍,这是阿法利亚给于最高贡献的最高葬礼手法,黑色法袍是全世界最有权限的象征,人已经死去又何必在乎公高名利呢?将军和杰克披着黑袍跟着玉史朗读着{法经第12篇}

你的容颜是世界最美好的,

可惜上帝提前要走了。

不怕,

因为你的灵魂永存我们的心中,

那怕有一天你躯体离开了。

知道有一天上帝会明白,

它带走仅仅是一片云彩。

卐—愿世界与你同在。

法经朗读完了,棺材便永远的钉死了,这个时候,天空下起了小雨。是在哭泣吗?

将军怀里的孩子也不安分了,事无期待的大声哭泣。

加客服微信:qiushu0517,开通VIP下载权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