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国民党将领白崇禧的儿子白先勇,是中国台湾作家之佼佼者。他深受中国传统文学的影响,秉承曹雪芹张爱玲等文学大家的风格,是业界一致推崇的创作奇才。

今天鉴赏的是白先勇先生传世精品之作——《游园惊梦》。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这是出自汤显祖牡丹亭》中的千古名句。白先勇的这篇小说,虽与昆曲《牡丹亭》中的曲目《游园惊梦》同名,但时空跨越了几个朝代,故事情节迥然不同。

小说从钱夫人(原名蓝田玉),在钱将军过世多年后,应过去的姐妹窦夫人(艺名桂枝香)邀请,赴台北窦公馆参加窦夫人举办的宴会开始了这个故事。

通过宴会过程中,历史与现实,煊赫与没落的对比描写,交错呈现出刺激性的鲜明对照。反映了1949年从大陆撤离到台湾的国民党上流社会人士的生活际遇、复杂的心理以及五六十年代的台湾现实。

主人公钱夫人,本是原南京秦淮河得月台的昆曲名伶蓝田玉。当年因歌喉出众,一曲《游园惊梦》令她红遍大江南北,在业内颇有盛名,被大家誉为当之无愧的梅兰芳最正宗的传人。

人怕出名猪怕壮。红极一时的蓝田玉让60多岁的将军钱鹏志看中,便被明媒正娶地成为了填房夫人。

当年,蓝田玉才二十多岁,正值豆蔻年华,虽与钱将军属爷孙之辈,但为了富贵荣华,她自愿委身于人,从一名戏子一步登天嫁入豪门。

在南京梅园新村,蓝田玉过了一段辉煌显赫的日子。作为有钱有地位的官太太,她受尽了钱将军的宠爱,曾经风光无限。

钱鹏志把她当成了心肝宝贝,金银珠宝应有尽有。这位将军还经常变着法子地讨她欢心,可谓要风得风,要雨得雨。

曾经驰骋疆场的大将军,甘愿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那时的蓝田玉风华翩跹,显贵一时。

钱将军怕她因出身低微而自卑,时常怂恿着她到显赫高贵的场所壮排场、耍派头。在达官贵人宴席之间,十之八九的主位非她莫属,古代的皇后娘娘也莫过于此。

然而,“鱼与熊掌不可兼得”。无奈钱将军年迈多病,对她的爱仅似爷爷疼爱孙女一般。至于男女之间的情爱,那也只能是有名无实,无异于守活寡而已。

时间一长,钱夫人寂寞难耐,忍不住红杏出墙。她与钱将军随身参谋郑彦青暗生情愫,产生了不伦之恋,终行苟且之事。

后来,贵为将军夫人的蓝田玉有口不敢言,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情人郑参谋被亲妹妹月月红半路劫走。伤心欲绝的钱夫人被咄咄逼人的月月红气得郁火上攻,因而坏掉了嗓子。

不久,钱将军死了,蓝田玉就变成了一个落魄夫人。她从大陆搬到台湾避难,一下子低人一等。

当年她与郑参谋的云雨一度,就成为了钱夫人口口声声所提的“我只活过一次”的潜台词,只能怀着对爱情的无尽追忆度过了漫漫余生。

在宴会上,钱夫人面对着昔日一同唱戏的好姐妹窦夫人、蒋碧月、月月红,被她们那花枝招展、金光乱窜的穿着打扮,以及富丽堂皇、盛气凌人的排场深深地压抑着……

她总是不由自主、有意无意地回忆起自己风华蹁跹时候的场景,那些熟悉的唱词和伴奏,还有那些让她想入非非的风情往事,皆历历在目、缠绵绵;而又物是人非、人走茶凉,无异于冰火两重天。

在这场宴会上,在人声鼎沸的客厅里,蓝田玉如同噩梦一场,她感觉大家都还在一如既往地演着戏。

宴会上的“游园”与钱夫人的“惊梦”,这就是一场戏中戏、梦中梦。她正重复着“过去”与“现实”,蓝田玉分不清哪一幕是戏剧,哪一幕才是人生。

这场上流人士繁华热闹的宴会背后,就是蓝田玉人生的无奈与悲凉。

世事无常、浮生若梦。钱夫人的一生,由盛而衰,戏剧人生的经历折射出历史的沧桑与时代的变迁。

读中国文学,品历史韵味。“侃坎嗑文史”与您不见不散!

加客服微信:qiushu0517,开通VIP下载权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