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年前,我一侄儿从国外回来,他要去一个他以前在国内时长期服务的孤儿院开一个萨克斯音乐会,邀请我去参加。那是一个处于省会城市的核心地段的一个树木葱茏的大型院子,占地大约50亩,环境好的如同一个城市里面的世外桃源。

对于这些孩子的世界,我很陌生,不知道这群孩子是一种什么样的生活状况?

走进孤儿院,迎面而来的是一个标准的绿草如茵的标准足球场,我心里不禁一颤,原来孤儿院这么舒适啊。

球场上一群孩子在踢足球,身边不时有背着乐器的孤儿院孩子往礼堂那边去,肯定是去参加今天的音乐会。

音乐会结束,给我感觉这些孩子们的演出比较程式化,这些娃娃身上总让我觉得少了一些这个年纪该有的小孩子的天真活泼。

后来我跟随这些娃娃去参观他们住的地方,全部是独栋一楼一底的别墅,每栋别墅大约住了七八个大小不一样的孩子 ,另外配了一个“妈妈”负责衣食住行。

我看到他们的“妈妈”在给孩子们做饭,我走过去和妈妈打招呼,她表情寡淡,对于我提出的问题,诸如孩子们几点起床,在哪里上学,一个月的生活标准之类的,妈妈也是回答的懒心无肠。

小孩子看到我们几个陌生人在他们的房子里出现,也态度冷清,几个大小不一的孩子显得很安静,没有上上下下打打闹闹。

我在孤儿院看到孩子们眼睛里面的黑洞,这个黑洞是空旷的,是本来应该父爱母爱去填充的,可是偏偏缺失了。

这个黑洞里本该有撒娇、调皮、任性、情绪的流淌等等,可是,偏偏缺失了。

他们的妈妈都是孤儿院出钱雇佣的,即使有爱,也是雇主出钱雇佣来的爱,很多带有表演性质,能够散发多少爱,就看雇佣妈妈的演技。

孤儿院的工作人员介绍,说这些孩子成人后不能继续居住在这里,必须出去自谋生路自强自立。

逢年过节可以回来看望,但没有留宿的地方。

梁园虽好,终究不是久留之地。

也就是说,他们一旦到了成年人的季节,他们必须有抵御风雨的翅膀。

他们只有往前走的路,没有归去的路,归去后,那个曾经给自己遮风挡雨的巢已经被后来的孩子住满了。

加客服微信:qiushu0517,开通VIP下载权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