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秀带着邓禹四人一同赶奔长安,为的是在科考之上博个功名,为以后复汉灭莽提前做准备。他们五个人在连升老店内住了几天,王霸就有点坐不住了,他死缠烂打要拉着刘秀几人出去逛街,刘秀几人实在拿他没办法,几人出了连升老店,走出宣平门,来到古洞祠。本来几个人逛逛就回去也没有什么事情,可是王霸楞要请这哥几个喝酒,在喝酒之时王霸听到路过老头一番话,引起了他的好奇心,他找借口方便,起身追上老头逼问原因。老头实在拿王霸没有办法,这才向他说明事情的经过。

原来长安城有个恶霸,姓张名龙,人送绰号“净街太岁”。这个张龙是三齐王府的总管,他平素仗着王府的势力欺压百姓,放大利钱盘剥小民,抢夺良家妇女,无恶不作。也不知道因为什么,古洞祠里的老道最近把他给得罪啦!他就带着打手来到庙中,把庙内的大殿锁上了,烧香的铜鼎也给弄躺下了。他还吹出口风儿来,谁要是在庙中烧香,让他张龙看见,或是让他知道了,就给打个腿折胳膊断,还得送到衙门里关起来。这样一来,庙里的老道也都吓跑了,老百姓是有香无法烧,有愿没法还。王霸的脾气哪能听得了这个,只气得他火往上撞,三尸神暴跳,五灵豪气腾空,高声吼道:“恶霸呀恶霸,你欺人太甚了!”

说着话,他冷不防一撒手,这一撒手不要紧,只听“扑通”一声,把老头摔了个仰面朝天。王霸赶紧把老头儿搀扶起来:“老人家,请起。”然后他抛开老人,迈开大步腾腾腾直闯进山门。王霸这人脾气很暴,专好打抱不平,他要给庙里的老道跟烧香的人出气,可就没回酒摊,站在大殿前,抖丹田从着大家大喊一声:“呔!烧香的、还愿的,你们听着,爷今天要给你们出这口鸟气!”这一嗓子,惹得庙里烧香的、还愿的、逛庙的、挑挑儿的、担担儿的……呼啦一声,往上一围,围住了王霸。王霸说:“你们有香的只管烧,有愿的只管还,爷站在这里保护你们。那恶霸张龙不来便罢;他要来了,爷就打死这个狗娘养的!哪个小子拦着不让烧香爷就把他的脑袋给揪下来!”

烧香的人们一听,痛快极了,心说:这位壮士能给大家出这口怨气了。王霸又说:“你们要是有香不烧叫爷看见,也把你们的脑袋给揪下来!”大家伙儿一听,都在心中暗想:这位到底是好人还是坏人?我们这是招谁惹谁啦?烧香吧,那张龙不答应;不烧香吧,他还不答应。王霸这么一嚷嚷,刘秀、邓禹、马成冯异四人也都听见了,他们赶紧给了酒钱,起身便走。四个人往人群里挤,刘秀想上去拦住王霸,邓禹一把将刘秀揪住,用自己的身子一挡,让刘秀躲在身后,恐怕刘秀出事。只见王霸用手指着躺在地上的铜鼎,向众人说:“别看这铜鼎让他们给弄躺下了,我现在就把它给立起来,好让你们烧香还愿。”

看热闹的人有相信的,认为他既说得出口,就一定有力气把铜鼎给立起来。大部分人却都不相信,认为王霸在说大话呢。刘秀一看,这个铜鼎足有千斤之重,猜着王霸绝对立不起来。里三层外三层的人都看着王霸,王霸把腰一哈,右手抓住鼎的耳子,使尽全身之力往起提仲左手往上一抄,只见铜鼎忽悠悠起来了。刚离地不到一尺,王霸已然力尽了,扑通一声,铜鼎又躺下了。王霸不服,嘴里说着:“一次不成,再来二次。”二次用力,铜鼎离地不过半尺,扑通又倒下了。王霸怕人耻笑,脑筋都绷了,说道:“事不过三,再来一回,开!”把平生之力运足了,再看,铜鼎还是纹丝不动。一连三次没能立起铜鼎,把王霸给干到这儿了。

他正想找个台阶儿,就听身背后有人扑哧一乐。王霸心说:这回可有台阶了,我回头看看,是谁乐的。既然取笑我,我就问他,我没把鼎立起来,让您见笑,您立立吧!他就替了我了。他要说不成,我就跟他翻脸,你也不成,凭什么笑话我呀?他鬼点子还不少呢!王霸想到这儿,回头一看,只见大殿的台阶下站着两个人。左边这位,平顶身高在丈二开外,虎背熊腰,面似银盆,两道剑眉,一双虎目,鼻直口阔,三绺短墨髯。头上戴一顶粉绫缎子软扎巾,上身穿着素缎短箭袖,腰中系五彩丝鸾带,白绸子中衣,足下素缎薄底窄靿快靴,外罩一件素缎英雄大氅。精神百倍,仪表不俗,一看就知道是个练武的。

这人旁边站着一位武生公子,也就是八尺之躯,细条身材,长得粉面桃腮,两道重重的眉毛,又黑又亮,一双大眼,双眼皮,长睫毛,黑眼珠多,白眼珠少,跟一汪水儿似的,悬胆鼻子,四字口。头上戴着素缎武生公子巾,上绣平金狮子花五彩大绣球,外罩英雄氅,里边短箭袖,白绸子裤子,腰中系着丝鸾带,足下两只素缎靴子,上头金丝垒的大蝴蝶,突突乱颤。看年纪,也不过十八九岁,长得体面极了,真跟大姑娘似的。王霸问:“是哪位笑的?”那身高丈二的人回答:“是在下我笑来着。”王霸说:“我没弄起来,让您见笑。我不成,你弄得起来吗?”那人道:“不敢说,也许凑合着能行。”

王霸说:“既是能行,你把这铜鼎给立起来,是骡子是马拉出来遛遛。要是不成啊,火烧皮袄–趁早儿卷回!”那听罢人也不怪他说话粗鲁,把英雄氅脱下来一甩,旁边这位漂亮的武生公子接过来,搭在胳膊上。身高丈二这人往前走了几步,向周围看热闹的人抱拳说:“列位,我是远方来的人,到长安城武科场赶考。今天特来逛庙,遇见这位朋友相难,不得不在人前丢丑。这个铜鼎嘛,我立得起来立不起来,可不敢说,试试看。要是立起来,就请众位烧香;立不起来,大家千万不要耻笑。”说着话又冲大家抱了抱拳,一哈腰儿,使了个骑马蹲裆式,用手扶了扶铜鼎。刘秀一看,这人是个行家,先用手问问这鼎有多大分量。

王霸一听,心想:人家是个老练的人,未曾立鼎,先给自己留个退身步儿。弄起鼎来,算是露了脸了;弄不起来,也不寒碜。不像我这么性急,我是出马一条枪,办事儿不留退身步。王霸边想边看,只见此人冇手扶住鼎耳子,左手一抄,两膀一晃足有千斤之力,喊了一声:“开!”这铜鼎刷的一下立起来了。看热闹的人齐声喝彩:“好哇!好神力!”又见这人把浑身的力气运足了,一翻手腕儿,双手往上举,把铜鼎举过头顶。男女老少二次彩起:“好哇!”刘秀瞧见这人把千斤鼎举过了头顶,不由得暗竖大拇指心中赞叹:想当初楚霸王项羽在小涂山力举千斤鼎,收降了八千子弟兵。如今此人不亚于当年的楚霸王项羽,双臂真有降龙伏虎之力。

可惜我刘秀不认识他,若能知道他的姓名住址,我一定登门拜访,请他帮助我刘秀兴兵灭莽。有道是:千军万马容易得,一员虎将最难求。可叹我刘秀跟他无缘,对面不相识。不表刘秀心中羡慕这位英雄,就瞧这人手举铜鼎在地上来回走了两圈儿,踩得地皮咔咔直响,然后回到原处,把铜鼎轻轻往地上一放,面不更色,气不涌出。此时王霸右手拍着肚皮,伸左手把大拇指一挑:“好样的!果然是英雄,比我强多了!”别人瞧着他,实在可笑,他却满不在乎。举鼎之人抱拳拱手向众人说:“在下把鼎立起来了,也不足为奇。今天就留个姓名吧!我姓贾名复字君文,胶东人氏,人称银戟太岁雪天王!”

加客服微信:qiushu0517,开通VIP下载权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