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双版纳是我国野生亚洲象的“老家”,这里热带雨林层峦叠翠,为亚洲象提供了生长繁衍的适宜栖息地。在位于西双版纳的中国云南亚洲象种源繁育及救助中心(下简称救助中心),有一群人像呵护自己的孩子一样,精心照顾受伤的、被遗弃的野生亚洲象,他们被称为“象爸爸”。陈继铭就是其中之一。

陈继铭在和救助象“羊妞”互动。新华社记者陈欣波/摄

陈继铭:2008年6月,在朋友的介绍下,我抱着试试看的心态来到救助中心应聘工作。我的家在景洪市景讷乡,家里祖祖辈辈都是傣族。在我们傣族的文化传统中,大象是我们的吉祥物,象征着力量。受到这样的文化熏陶,我从小便对大象十分喜爱和敬重。

一开始,我的家人并不支持我的这份工作,在他们看来,身型高大的亚洲象具有一定的危险性,这也让我压力很大。但是时间长了,我与它们慢慢产生了感情,也逐渐对它们的性格和生活习性有了更深的了解。

例如,每只小象都有自己的性格特点。“羊妞”性格活泼开朗,比较亲人;“小强” 性格相对沉稳内向;11个月大的“龙龙”则性格倔强,比较认人……

亚洲象非常聪明,因此也能有效辨别周遭的危险。一看到每日悉心照顾它们的“象爸爸”,它们便不再用鼻子甩人,耳朵也不会一看到人就立起来。

成为“象爸爸”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需要付出的努力往往比想象中大得多。从野外救回的亚洲象尤其是成年象,野性很大,往往需要耐心用食物和行为引导。刚救助回来时,陈继铭每天和声细语地和它们说话,慢慢地就与它们熟络起来。相比之下,幼象的护理和照顾则艰辛得多。

陈继铭在抚摸救助象“羊妞”。新华社记者陈欣波/摄

陈继铭:2015年8月17日19时45分,我们接到通知,在普洱市思茅区的思茅港镇发现一头疑似被抛弃的小象。随后我们立即赶往救助。第一次见到“羊妞”时,刚刚出生一周大的它躺在一户村民家的柴房里,奄奄一息。

为了给它争取更多的诊治时间,在现场进行简单处理后,它被带回救助中心进行康复治疗。回救助中心的路有100多公里,途中它休克了3次。小象心率不齐,脐带伤口化脓,导致腹腔感染,严重溃烂,情况不太乐观。

对于同龄的小象来说,体重早已接近100公斤,而此时的小象体重却只有76公斤。接受了手术后,救助中心将它安置在一间独立、封闭的小房间里,24小时轮班照顾它。这时我们遇到了一个难题,本应还在喝母乳的小象,离开了母象后该喝什么呢?

当时,救助中心也有正处于哺乳期的母象,但亚洲象的母乳量本就不多,根本没有多余的母乳可以喂养其他小象。经过查阅资料发现羊奶的主要成分与象奶相似,我们决定给小象喂食羊奶,于是救助中心找来了3头哺乳期的黑山羊。小象在羊年出生,喝羊奶长大,于是我们就给它取名为“羊妞”,希望它能健康成长。

因为年纪太小,“羊妞”还没学会喝奶,每隔半小时就需要我们给它喂一次奶。为了方便更好地照顾“羊妞”,我们把宿舍的高低床搬到了象舍里,与它同吃同住,这一住就是3年。

照顾“羊妞”的日子非常辛苦,但对于陈继铭来说,留下了不少有趣的回忆。“羊妞”从小便和陈继铭一起生活,因此对他十分依赖,有时凌晨肚子饿时,它便会像小朋友似的,用萌萌的大眼睛看着他,并用鼻子来回蹭向他撒娇,这时候,无论多晚他都会起床去给它准备羊奶。

在陈继铭他们的精心照料下,原本瘦弱的“羊妞”日渐健壮起来,而爱撒娇的“羊妞”成了救助中心里“象爸爸”们公认的“小公主”。

陈继铭在和救助象“羊妞”玩皮球。新华社记者陈欣波/摄

陈继铭:“羊妞”从小就没有喝过母乳,相比起母象带大的小象,“羊妞”抵抗力比较低下,容易生病。有一段时间,为了避免“羊妞”着凉,我在象舍里用木板给“羊妞”搭起了小床,晚上睡觉的时候还会给它盖上被子。

和许多调皮的小朋友一样,“羊妞”睡觉的时候特别不老实,不光会踢被子,有时还会尿床。有一次因为尿床我们给它洗了被子,但是因为天气不好当天被子没晒干。晚上,本应睡觉的“羊妞”在象舍里来回踱步,像是在找什么东西,直到后来我们给它铺上了另一床被子,它才安心睡去。

“羊妞”从小就跟人类一起生活,长大了也不愿和其他大象接触,而且别的大象也嫌它身上的羊膻味,不爱理它。这让我们很着急,毕竟大象自身有许多生存技能,是人类无法教给它的。为了使“羊妞”重新被象群所接受,我们开始给“羊妞”身上涂抹成年大象的尿液,覆盖羊膻味,直到三四个月后,才有大象愿意接纳它。

“象爸爸”都很宠爱“羊妞”。为了让它摄入更多的营养,“羊妞”半岁时我们便给它定制了专门的羊奶粉,直到2021年7月底,已经快要6岁的“羊妞”才在我们的“狠心”坚持下断了奶。因为身体的免疫能力低下,目前,“羊妞”依然处在特殊的护理期,直到10周岁以后才算救助成功。

将近7年的相处,“象爸爸”们早已把小象当作自己的孩子,建立起了深厚的感情。尽管如此,在他们看来,救助中心的这些亚洲象属于自然,让“孩子”回归自然,也是“象爸爸”共同的心愿。

陈继铭在和救助象“羊妞”玩皮球。新华社记者陈欣波/摄

陈继铭:目前,包括我在内共有23位“象爸爸”负责被救助亚洲象的饮食起居。为了照顾好亚洲象,我们每天和大象在一起的时间超过10个小时。同时,为了使被救助的亚洲象不丢失野外生存技能,具备放归条件,我们几乎每天都会带它们到野外进行野化训练,只为了让它们早日回归森林。虽然参加工作以来,我们还没有过成功放归亚洲象的案例,但这是我们一直努力的目标。

半月谈记者:曾维

来源: 半月谈

加客服微信:qiushu0517,开通VIP下载权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