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海淀,女子怀孕后,将隐瞒已婚身份的男子告上法庭,要求男子当庭道歉,并赔偿经济损失40万元(包括经济损失费15万元)。

(案例来源:北京第一中级人民法院)

女子贾某网上认识男子易某后,二人于2019年5月24日,相约在酒店开房见面。同年6月12日,贾某告知易某其可能育有身孕。6月15日,贾某到医院就诊,经医生诊断,贾某有早孕的可能,建议一周后复查。

6月29日,贾某到另外一家医院就诊,诊断为宫内早孕,活胎。7月2日,贾某到该医院,接受了人工流产手术,并于当日出院。贾某总共支付了就诊费用23198.49元。

贾某发现易某隐瞒已婚的事实后,将易某告上法庭,并提出以下几点诉求:

1、要求易某当庭赔礼道歉;

2、要求易某支付贾某精神抚慰金15万元;

3、要求易某支付其误工费45000元、医疗费及护理费23198.49元、交通费及住宿费50343.55元、术后恢复必要的营养费50000元、伙食费50000元、诊疗复查费及其他费用27446.48元;

4、要求易某支付其付款利息,自2019年6月15日起确诊怀孕所需要的全部费用计算至易某实际付清之日止,按照同期银行贷款利率35%,最高上浮不超过30%计算;

5、诉讼费用由易某承担。

事实和理由:易某一直以未婚身份,对其进行情感欺骗,其也是以结婚为目的,与易某进行交往的。但实际上,在其已经怀孕的情况下,易某仍坚称自己是单身。如果其知道易某,是已婚身份,其绝对不会怀孕。在两人共同的微信群里,易某以未婚身份,向多个女性邀约到其家里。在恶意欺瞒已婚事实的情况下,导致其怀孕。其因此休养一个月,工作性质需长期在香港,无法正常参加工作,需要半年再次去医院复查。易某曾承诺支付术后恢复必要的营养费、伙食费并安排住酒店。
注:以上费用共计395988.52元。


庭审中,贾某称其经常在香港工作,为了处理怀孕的事情,多次往返北京和香港,多次购买了营养品并提交相关发票。易某对票据的真实性认可,关联性不认可。双方均认可易某向贾某支付过27400元。贾某就其误工费、护理费的主张,并未提交证据。

一审法院经审理后认为:

其一、贾某与易某系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双方虽自愿,但并不以怀孕为目的,男方未主动采取有效措施,导致贾某怀孕,双方均对该结果的发生负有责任。此后贾某到医院终止妊娠,产生了相关费用,双方应该根据过错程度,对贾某的直接经济损失予以负担。故法院对于贾某主张的医疗费、营养费予以支持,具体金额法院依据在案证据酌情予以判定。

其二、对于误工费,虽然贾某没有提交相应证据,但根据其就医情况及医嘱,贾某已休养,确实产生误工损失,故对此费用法院予以酌定。

其三、对于易某已支付的部分费用,法院予以扣除。贾某要求易某赔偿交通费、住宿费、伙食费、护理费及其他费用的主张,未提交证据,且无法律依据,法院不予支持。

其四、贾某自愿与易某开房,其为成年人应知晓并能预见到可能的后果及风险,故其因意外怀孕,要求易某向其赔礼道歉、支付精神损害赔偿金的请求,法院不予支持。

其五:对于后续治疗费,现该费用并非实际产生,故法院对此不予支持。

其六、对于贾某主张利息一节,无法律依据,法院不予支持。

综上,一审法院判决:一、易某判决生效后七日内支付贾某医疗费、营养费、误工费共计20000元;二、驳回贾某的其他诉讼请求。

也就是说,贾某除了之前已经收了的27400元外,还能得到20000元的赔偿。

一审宣判后,贾某不服,以同样的理由,提出上诉。

二审法院经审理后认为: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规定:受害人遭受人身损害,因就医治疗支出的各项费用以及因误工减少的收入,包括医疗费、误工费、护理费、交通费、住宿费、住院伙食补助费、必要的营养费,赔偿义务人应当予以赔偿。该解释第二条规定,受害人对同一损害的发生或者扩大有故意、过失的,可以减轻或者免除赔偿义务人的赔偿责任。

本案中,易某在未采取措施,而导致贾某怀孕、终止妊娠,贾某身体健康遭受损害,但二人均为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双方是自愿的,因此双方对损害结果的发生均有过错,应各自承担与其过错程度相当的民事责任。贾某主张的护理费、交通费、住宿费、伙食费及逾期付款利息等费用,因未提交相应证据证明其主张成立,应承担举证不能的法律后果。

在本案事实的基础上,酌情确定易某支付贾某医疗费、营养费及误工费的赔偿金额,并无不当,对于贾某主张的赔礼道歉及精神抚慰金的诉讼请求,未予支持,亦无不当。

据此,二审法院,驳回上诉,维持原判。二审案件受理费6550元,由贾某负担(已交纳)。

来源: 以身说法

编辑:陈冰娟

免责申明:网站部分图文信息转载于网络,已标明来源和作者,如有侵权,联系即删。

加客服微信:qsiq17,开通VIP下载权限!VIP全站资源免费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