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环球时报

蒙古国总统呼日勒苏赫5月2日与到访的日本外相林芳正举行会谈。林芳正以俄罗斯对乌克兰特别军事行动“违反禁止使用武力的国际法”为由,敦促蒙方合作。之前,欧盟蒙古国代表团联合美英加等国大使曾以“俄乌战争对世界和蒙古国产生的深远影响”为题在蒙召开新闻发布会。

日本外相的到访,以及西方国家驻蒙大使就俄乌局势集中发声,体现出蒙古国在东北亚地缘政治中的特殊地位。该国在中俄之间发挥着陆上通道的功能。而且,蒙古国奉行“第三邻国”政策,美日欧均是其主要的“第三邻国”,它不仅同美日确立了战略伙伴关系,还构建了蒙美日三边会晤机制。因此,蒙古国在区域安全事务中扮演着独特的角色。西方国家正是看中蒙古国的这一地理位置和在地区的特殊角色,意图在蒙古国社会舆论中抢占道义制高点,弱化蒙古国民众对俄亲密度。实际上,过去几个月中,蒙古国国内已有一些反战集会,个别政党还公布了谴责俄罗斯的声明,日美欧的上述举动因此具有了加大向蒙施压的意味。

目前,蒙古国政府对俄乌冲突的态度依然审慎,在联合国大会相关紧急会议的三次投票中,均投出弃权票。西方国家显然对此颇感不满,意图“拉蒙制俄”,但从蒙古国方面的反应看,这种企图恐难实现。

一是蒙古国奉行“多支点”外交政策和大国平衡外交。蒙古国在不触犯其核心利益的前提下,奉行“不结盟”政策,在中俄两国或者邻国与“第三邻国”之间维持相对平衡的关系,以实现本国利益最大化。在俄乌冲突中,蒙古国通过模糊策略最大程度地保证蒙外交框架的整体相对稳定性。此外,关于国内出现针对俄罗斯的抗议活动,蒙古国外长在4月举行的经济论坛中表示,只有外交部才有权表达对俄乌问题的立场。

二是发展同邻国的友好关系是蒙古国外交的优先方向。过去10年间,中蒙俄三边关系和彼此之间的双边关系均发展迅速,中蒙俄三边关系已在东北亚地区成为一组稳定的多边关系,而这组多边及内在双边关系的稳定性对蒙古国国家安全和经济发展都至关重要。从蒙俄关系来看,2019年两国确立全面战略伙伴关系,扩大了在经济、能源、气候变化等领域的合作,双方在相关条约中还表示两国在国防领域的合作对于区域和全球安全极为重要,这体现出蒙俄友好关系的特殊性。2021年,蒙俄为纪念建交100周年,双方大使馆在一个月内举办了近百场纪念活动。

三是蒙古国国家经济发展仍需倚重俄罗斯。俄罗斯在能源和交通领域都对蒙古国具有重要影响力,作为内陆国的蒙古国,上述领域是其国家经济发展的基础。以能源领域为例,来自俄罗斯的能源供应满足了蒙古国92%的能源需求,蒙俄两国还在积极推动中俄天然气管道过境蒙古国。目前来看,俄乌冲突并未对蒙俄在该领域的合作产生明显负面影响。3月,蒙古国矿产和重工业部副部长率工作组访问俄罗斯,在此期间,两国签署建立联合企业的谅解备忘录,4月负责建设中俄天然气管道的公司与蒙古国地方管理机构举行了首次会议。

可以预见,尽管面临外部压力,蒙古国不会轻易改变当前对俄乌冲突的中立立场。与此同时,蒙政府面临的更大挑战来自俄受西方制裁后对本国外贸产生的直接损害,这对本已受新冠肺炎疫情冲击的蒙古国对外贸易而言,无疑是雪上加霜。由于蒙古国银行普遍依赖俄罗斯银行转账,蒙古国央行警告称,俄银行系统如因国际制裁而瘫痪,蒙古国对来自欧洲的食品和消费品也将面临支付中断的风险。此外,蒙古国柴油燃料和农产品大量从俄罗斯进口,目前蒙古国国内汽油价格同比增长66%,国内面临着严重的通货膨胀危机,蒙古国政府正在缩减支出,议会也已成立紧缩预算的工作组。

蒙古国总统呼日勒苏赫在公开场合不无忧虑地表示,新冠肺炎疫情和地缘政治问题表明,蒙古国急需提高本国经济运行的安全性。部分欧盟国家大使曾表示,将确保对俄罗斯的制裁不会影响到蒙古国,并将保证蒙古国粮食安全,支持任何与蒙相关的安全问题。然而,从蒙古国地理位置以及蒙俄之间的经贸联系来看,西方无论怎样承诺保证蒙古国经济和粮食安全,都无法在短期内或者从根本上减轻俄受西方制裁后对蒙经济带来的负面影响。未来,应对俄乌冲突及疫情对国家经济的影响,蒙古国政府更需做的是同邻国保持充分协调与紧密合作。(作者是内蒙古“一带一路”研究所 【俄罗斯与蒙古国研究所】 内蒙古社会科学院助理研究员)

加客服微信:qiushu0517,开通VIP下载权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