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海无涯,回头是岸。”释迦一语,庄严隆重,如洪钟大吕之音,响彻九霄,有佛的慈悲和准帝威严。

“收起你的慈悲,不知何为世间情,便莫要与我谈苦海。”叶辰淡淡一声,声如万古雷霆,动颤苍穹。

面对手持帝兵的释迦,他依旧无畏,有的只是不死信念和无敌的战意。

他冲了过去,沐浴圣血,如一尊末日战神,要打出人生最巅峰的一击。

他没有神兵助战,有的只是血肉金拳,一拳融合了道则、圣骨威势、血脉之力、圣体本源、轮回之力、几千种神通,诸多存在,融为一拳。

“他…他要做什么,要徒手硬憾帝兵吗?”四方哗然,看的是双目凸显。

极道帝兵,何等存在,大帝的本命帝器,威力何等霸道,毁天灭地啊!

这等级别的器,从来只有同级别的帝兵对抗,谁敢用血肉之躯硬憾。

叶辰的举动,惊了天地,挥动了金拳,要与帝兵争锋,斗出朗朗乾坤。

又是万众瞩目,帝器降魔杵与圣体一拳无限靠近,亦是一个永恒瞬间。

孰弱孰强,所有人心神,皆恍惚。

不知为何,他们竟是相信那不屈的人,可以徒手打退佛家的极道帝兵。

帝器降魔杵与圣体金拳碰撞了。

那片虚天,登时崩塌,变得漆黑一片,电闪雷鸣,星辰于其中寂灭。

叶辰圣拳炸裂了,霸道圣躯也爆开了,血与骨交织,崩满了浩宇星天。

帝器降魔杵被震翻,释迦也翻飞了出去,佛躯染血,璨璨佛骨碎裂。

叶辰做到了,并非大成的荒古圣体,竟也徒手接帝兵,不弱先辈威名。

“徒…徒手硬憾,竟…竟真打退了帝兵。”所有人皆惊,无论是观战者还是灵山万佛,都在此一瞬震撼了。

“荒古圣体,同阶无敌,与帝齐肩,今日又谱写了另一段不朽神话。”

“真是可敬的一脉。”老辈修士激动,后生可畏,圣体更是让人敬畏。gōΠb.ōγg

“这…这不可能。”山巅,凤仙花容月貌已变得惨白,那还有看破红尘的假姿态,蹬蹬后退,满眼惊恐。

“凤仙,拿命来。”叶辰嘶吼震天,趁着释迦翻飞之际,拖着血淋圣躯,扑向了灵山,要活捉了凤仙。

“祭阵。”万佛齐喝,皆是盘膝在地,各自掐佛印,各自念诵经文。

继而,一尊万丈金佛显化,罩住了整个灵山,乃是佛家的守护结界。

第1605章 怒掀灵山[1/3页]

“给我开。”嘶吼声震天,叶辰九道八荒合一,一拳轰在万丈金佛上。

磅!

金属碰撞声顿起,擦出了雪亮火花。

叶辰一拳虽强,却是未能轰开金佛。

可这一拳硬憾,却震得天地晃荡,山中众佛,被震死了一片又一片。

圣体太强,连极道帝兵都能硬憾,万丈金佛结界也难挡,威力太霸道。

“给我开。”叶辰再次挥动沾血金拳,第二拳更强,轰在金佛之上。

此番,金佛依旧未破,可山中佛陀,却死的更多,成片成片的化血雾。

见状,叶辰气血升腾,极近催动圣骨威势,一拳又一拳的猛烈轰击。

天地轰动,剧烈动荡,因叶辰一拳又一拳,化作了寂灭,天地无光。

咔嚓!

不知第几拳,一道清脆的声音响起。

万丈金佛显出了一道裂纹,而后无限蔓延,一道道裂缝布满了金佛。筆趣閣

“给我开。”叶辰嘶吼,最后一拳落下,直接轰开了金佛,杀入灵山。

“拦住他。”众佛起身,或是手持禅杖、或是头悬佛珠,自四方围来。

他们牵动了众生念力,汇聚成佛海,磅礴澎湃,吞天纳地,涌向叶辰。

叶辰手掌如神刀,一掌劈开了佛海。

灵山染血,佛陀死了不少,染红了众生念力,亦染红了这片佛家圣山。

“神挡杀神,佛挡诛佛。”叶辰喝声震天,直奔山巅,煞气滔天肆虐。

众佛再挡,各个慈悲,法力无边。

然,佛陀再多,也难挡叶辰去路。

怪只怪叶辰太强,这个发了狂的疯子,丝毫不计代价,杀到了红眼。

无上的佛,一尊接着一尊的被灭。

漫天诸佛,一个个跌落,禅杖佛珠化作碎片,各个染血,坠落了虚天。

“西漠灵山,还是第一次这般惨烈吧!”灵山外,四方修士双眼发直。

“释迦都败了、帝器降魔杵都被轰翻了,何人还能挡住圣体的征伐。”

“谁会想到,这么一片佛家净土,竟也染血了,庄严祥和,成了虚妄。”

“你逃得了吗?”万千议论声中,大喝声惊颤九霄,传自灵山山巅。

那是凤仙,祭出了阵台,一步踏入了其中,瞬间消失在了传送阵台中。

然,叶辰霸道,六道仙眼洞穿虚妄,金色手掌伸进了虚无,一手将其抓了出来,施了秘法,禁在手中。

“你不能杀我,我是凤凰的后辈。”凤仙嘶吟,满眼惊恐,竭

本章完

第1605章 怒掀灵山[2/3页]

力挣扎。

此刻,口口声声说遁入佛门的她,再无半点佛的姿态,哪有看破红尘。

她是真的惊惧了,嗅到了死亡气息,灵山都败了,谁还能来解救她。

“血债需用血来偿。”叶辰冷哼,提着凤仙踏出了灵山,煞气通天。

“扰我佛门净地,必诛你下黄泉。”灵山众佛追出,催动了众生念力。

“佛门净地?”叶辰冷笑,抬手又是一掌,滚滚佛海,再次被劈开。

众佛翻飞,不少人当场化作血雾。

叶辰发狂,一步上前,双手篆文流转,托住了灵山,竟生生将其掀了。

这是一副吓人的画面,佛家的圣山,当场崩塌,其中庙宇瓦片横飞、佛像尊尊倾倒,香火也随之湮灭。

再看众佛,各个佛光暗淡,袈裟染血,踉踉跄跄,入眼皆是满目疮痍。

“施主,你触怒了佛。”先前被干飞的释迦,踏天二回,手握着帝器降魔杵,准帝威铺满苍穹,话语浑厚,震断了天宵,带着无上的威严。

“那尊者想如何。”叶辰笑看释迦。

“渡你入极乐。”释迦佛音颤天。

“晚辈不就掀了灵山、杀了佛门几个人吗?佛家慈悲,此事作罢可好。”

“扰了佛门清静,老衲必渡你。”

“冤冤相报何时。”叶辰不由笑了。

“此乃你与佛之因果,你造了因,便需有果。”释迦淡语,佛法无边。

“真是可笑。”叶辰惬意的扭动着脖子,笑中带着一抹暴虐和邪魅,“先前我与你讲因果,你便搬出冤冤相报何时了,如今我与你讲冤冤相报何时了,尊者却又搬出因果。”

“你已入了魔障,在苦海受难。”

“尊者,说多了无用,皆是你欲望在作祟,不若与我一道,晚辈渡你出罹难,莫要被仇恨蒙蔽了眼才是。”叶辰话语悠悠,释迦先前的话,被他拿来用了,而且说的很溜。m.gΟиЪ.ōΓG

“老衲….。”

“前辈执念太重,终会成业障。”

“老衲….。”

“因果轮回,冤冤相报何时了。”

“老衲…..。”

“佛动了杀念,尊者已度不得众生。”

“老衲….。”

“无需再说了,你已六根不清净。”

这是一场离奇的对话,释迦每每欲言,皆被叶辰打断,叶辰每说一句,便叹息一声,满眼皆是悲悯之色。

而且,他所说话的话,皆是释迦曾说给他听的,如今照搬

本章完

第1605章 怒掀灵山[3/3页]

,用的很溜。

噗!

释迦吐血了,步伐踉跄,不知是伤的还是气的,一句话都未说完整过。

四方修士看的嘴巴微张,神色精彩。

圣体战力无双,这嘴遁也不是盖的。

堂堂一尊准帝、佛家一无上尊者,愣是被你一句接一句怼的大吐血。

可笑的是,叶辰怼释迦的那些话,皆是释迦先前欲渡叶辰才说过的。

“佛家慈悲为怀。”叶辰依旧再说,话语缥缈,直视释迦,“可你的慈悲,扰了他人因果,如今灵山被掀、众佛身死,便是另一段因果,你护她,便是因,这血劫,便是果。”

“魔障。”释迦厉喝,祥和此山的佛面,多了一抹寒冷,让人打颤。

“尊者又何尝不魔障。”叶辰淡淡一声,“你如今这般狰狞、这般厉色,是佛该有的神态吗?说到底,你我是一类人,若我是魔,尊者便也是魔,一尊…自诩为慈佛的魔。”

噗!

释迦又吐血,佛躯巨颤,通体佛光也不稳了,似隐若现,想要湮灭。

慈悲的他,显露了人该有的本性。

他也有七情,也有六欲,他的佛心已清静,杂念恶念,扰乱了他心智。m.gΟиЪ.ōΓG

帝器降魔杵嗡鸣,有佛光倾洒在他身上,却也难止住他巨颤的佛躯。

“尊者。”灵山众佛忙慌登上了天。

啊….!

释迦抱住了头嘶吼,佛音声动天地。

他的佛光,多了一丝一缕的漆黑气,那是杂念,又一次侵蚀他的佛心。

所有人注视下,他佛躯化作了一缕缕的光,众佛施法,却也难止住。

“这…这是要化道?”四方修士骇然。

“并非化道,是中了魔障,应劫入世。”老叟准帝话语悠悠,似已看破了端倪,知释迦遭了自己的劫。

“应劫入世?”看戏者听得头脑发蒙,“怎么看着比死还要可怕啊!”

万众注视下,释迦消散,再寻不到他身影,只留嘶吼声在天地回荡。

“牛逼啊!”看战者皆是咧嘴啧舌。

“堂堂准帝,佛家尊者,竟是被圣体怼的应劫入世,这道行…啧啧。”

“事实证明,与人打架,纵是干不过,也先别跑,保不齐能用嘴喷死对方。”一帮老家伙皆意味深长道。

议论声中,佛家帝器降魔杵嗡隆了,作了一缕佛光,不知奔向何处。

“哎。”西尊叹息,忍不住摇头,默然转身离去,要去红尘悟佛法。

加客服微信:qiushu0517,开通VIP下载权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