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上有一类群体:他们的身体器官与正常人相比,始终发育不良;他们当中有的人虽然拥有男性特征,但在青春期还出现月经、乳房发育等特征。

这样的人大多不具备生育能力,甚至很难活到能生育的年龄。生理学上,这类群体叫做双性人。

双性人,又称为雌雄同体。我们都知道,人类的性别是由染色体x和y决定的。其中,带有xx染色体的胚胎将发育为女性,带有xy染色体的胚胎将发育为男性。

当然这两种情况都属于常规情况,即染色体数量为两条。

而倘若染色体数量仅只有一条或者多于两条呢?这个时候就要分为两种情况来讨论了。

第一种情况是染色体的数量为三条。这种情况就是我们很多人都听说过的三体综合征,先天的疾病会导致后天发育不良,智力低下等症状。

第二种情况是性染色体的数量为一条或者大于三条。这种情况,就是我们所说的双性人。

当然,双性人也并非一定是由染色体异常引起的,也有可能是由于一种叫做5a-还原酶导致的。

但无论是何种情况导致的,都将给个体在身体层面以及心理层面造成难以估量的困扰和影响。

首先是生育能力。随着社会的发展,年轻人对于家庭和婚姻的观念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丁克家族和不婚主义者越发成为一种社会常态。

面对只增不减的房价以及愈加淡薄的人情关系,越来越多的人认为,婚姻只会降低生活的质量,而孩子更是给这座围城加上另一层沉重枷锁。

丁克群体认为,与其为了一个孩子将自己熬成“黄脸婆”和“怨夫”,不如将时间和金钱投入到自己和爱人身上,享受当下。

据统计截止到2021年,我国的丁克群体已经超过了60万人,尤其像上海、深圳等一、二线城市占比最为显著。

当然,其中也不乏“假丁克”或者“冲动型丁克”的人群。但是,值得注意的是,丁克群体虽然不愿意生育,但并不代表他们不能生育。

生育能力是上帝赐予我们用于创造天使的礼物。能不能生是一回事,想不想生是另一回事。

然而,因为两性畸形,大部分的双性人在被动的情况下,甚至被直接剥夺了这份礼物。

在双性人内部,有一种类别叫做5a-还原酶缺陷症,这是由上述的5a-还原酶严重缺乏造成的。

患有这种症状的男孩,在十二岁之前,在样貌上始终呈现女孩的特征,甚至在身体上还会长出女性器官。

然而一旦进入青春期,其身体里原始的xy性染色体就会发挥作用,刺激出患者男性的第二性征的发育。这样导致的结果就是,曾经娇滴滴的女孩猝不及防就变成了络腮胡子的男人了。

当然,倘若身体里的原始性染色体为xx,情况将完全反过来。

但是很遗憾的是,这类患者的男性身体却始终无法发育成熟,更不要说正常生育了。而这也叫做假两性畸形。

与假两性畸形相对应的,叫做真两性畸形,即我们常说的嵌合体

因为嵌合体同时具有男女两种特征,生育能力明显比假两性畸形要容易一点。但是在受孕前,需通过特殊的手术进行“矫正”。

2014年8月1日,英国《每日邮报》曾报道过一则新闻:一对来自美国肯塔基州的夫妇,意外生育了一对孩子。值得注意的是,这对夫妇,均是双性人。

夫妇中生下孩子的人名为尼克,是个满脸胡须,身材略壮的27岁男性。

有人可能会纳闷,既然是男性,那他怎么还能生出孩子呢?那是因为尼克从出生时起,就是嵌合体症患者。

因为爱好男装,外貌呈现女性特征的尼克在7年前便通过手术将自己成功转为男孩。

同样的,尼克的妻子比安卡因为从小就喜欢涂抹妈妈的口红、穿妈妈的的裙子,在21岁的时候也成功做手术性转为女人。

尽管通过手术,尼克已经使自己的脸部轮廓变得更加硬朗,下巴也长出了浓密的胡须,而比安卡也如愿以偿获得了前凸后翘和大长腿,但因为周围环境的影响,两人的性格都开始变得内向自卑。

不要说日常社交了,就连走在路上都得忍受别人异样的眼光。无奈,两人只好在网络上寻求温暖。

无巧不成书。网络这么大,这两个人偏偏就遇到一起了。

两人网聊过后,了解了对方相似的遭遇,更加惺惺相惜。很快,陷入了爱河的尼克和比安卡决定奔现。而后经过几个月甜蜜蜜的同居生活,两人正式结婚。

一开始,对于孩子,尼克和比安卡并没有抱有太多的想法。毕竟在丈夫尼克看来,自己作为双性人,能诞生胎儿的几率实在太低了。以至于在生下第一个孩子时,他甚至以为那只是一堆排泄物。

尽管孩子十分健康,夫妇二人却有了新的苦恼,因为就连他们自己也无法确定由谁来当孩子的父亲。

按理来说,谁生的孩子谁就是母亲,另一个自然是父亲。但是在这种特殊情况下,孩子虽然是尼克生的,但此时的尼克从外貌和性特征来说,已经是父亲的象征了。

在两人激烈的讨论下,最终还是决定让本就扮演着母亲角色的布尔卡担任母亲,而由生下孩子的尼克担任父亲。

当然,尼克夫妇还商量,事实的真相还是等孩子长大再告诉他们。

作为变性人的后代,尽管孩子本身没有什么毛病,但是却仍然会因为父母的原因遭受别人的非议。

很多次,尼克夫妇带着孩子去医院做检查的时候,医生和护士看见两人的治疗,也免不了大吃一惊。

当然在尼克看来,这些还是小问题。他更忧心,等孩子上了学,更加免不了被其余孩子的议论。

或许这些议论只是关于单纯的好奇,但终究会给被议论的人带来触不及防的伤害。

这便引出了第二个问题–关于偏见。偏见是什么?在心理学里是这样解释的:人们针对某些社会成员的身份形成的一种态度,一种往往不正确的否定或怀有敌意的态度。

但是,或许应该再加上一条:一种因为发现了与众不同的东西,而恨不得告诉所有人的“小题大做”的态度。

事实上,人这一生都是在走出偏见。或是对地域的偏见,或是对种族的偏见,或是对宗教信仰的偏见。而双性人反映的是人们对生理缺陷的偏见。

然而,一个对他人抱有偏见的人,他本身是充满狭隘的。

接受差异,才是接受世界的开始。说到底,世界上又哪里有所谓的特殊人呢?我们每个人也只不过是各色各样的普通人罢了。

正是每个个体之间存在的这种各色各样的差异,世界才会变得如此多姿多彩。

不过尽管社会发展至今,人们对待万事万物的包容性也越来越强了,但当大家谈论起双性人的时候,还是难免带起“有色眼镜”。

一位叫做安德森的英国男子对此深有体会。因为在11岁知道自己是双性人之前,他便一直生活在这种 “有色眼镜”下。

事实上,双性人在刚出生时,因为没发育成熟,就连孩子的父母和医生都很难发现孩子的异常。

毕竟无特殊情况下,医院是不会去设置相关检查的。就这样,安德森从小就被家人当成女孩养大。就连安德森自己也觉得自己像个女孩。

然而,在应当发育第二特征的青春期,安德森却再没出现其他明显的女性特征。

相反地,他有一个非常明显的男性胸肌,这给他在女更衣室招来了不少麻烦和冲突。

每次在女更衣室里换衣服的时候,安德森都得忍受旁边女性的七嘴八舌。

甚至很多次,女孩的家长还会特意跑来他身边,一边要求他把衬衫掀起来,一边震惊地和他说:“你不可能是个女孩,你是个男孩!

听到这种话,安德森并不觉得被冒犯和尴尬,甚至有时觉得他们也许说的是对的。

因为类似的行为,他从出生起就经历了无数次。安德森表示,倘若去问安德森从小到大的老师、同学以及朋友“安德森究竟是男孩还是女孩”,他们所有人肯定都会回答“他是个男孩”。

不过令安德森困惑的是,倘若他无法去女更衣室换衣服,又能去哪里换衣服呢?难道去男更衣室吗?倘若他不是女孩,又是什么呢?难道是外星人吗?

这一切困惑,在11岁那年得到了答案。

11岁的某一天,安德森突然腹痛地厉害。当时他只是怀疑,自己是得了结石或者其他疾病。

在父母的帮助下,他来到医院做检查。然而从全科检查到超声波检查,医生告诉了他们一个令人无比震惊的结果:医生在安德森的腹部看到了男性特征。

也就是说,他是一个双性人!

实际上,双性人的存在并不算罕见。在全世界范围内,每4500个人里面,就有1个双性人。

但是,安德森却从来没想过,自己会是其中之一。不过这个结果倒是让他如释重负,好像之前一切的异常都说得通了。

因为安德森身体的异常,他会同时产生雌性激素和雄性激素。倘若他没能及时手术,那么这两种激素将会过度拮抗,造成体内腺激素极度超量。

最终的结果轻则血管和神经被挤压,引发身体的剧烈疼痛。严重时甚至会产生生命危险。

所以,现在摆在安德森面前的是究竟想成为一个女人还是成为一个男人。

对于这个问题,安德森认为,作为男人将会比作为女孩得到更多尊重。当然这句话的意思单纯说男性的优势。

而是因为如今早被外界看成是男性的安德森,显然选择成为男性更方便。倘若选择了女性,安德森将来注定要继续忍受各种怀疑,甚至进出女性场所还可能会被要求作出证明。

但是对于这个决定,安德森还是表示了遗憾。因为这个决定是在受到外界的众多影响下做出来的。

这意味着,即使双性人有重新选择性别的权力,这种权力却依旧要受到社会环境的左右。

对于性取向,在知道自己是双性人之前,安德森并没有太多的概念。只知道当自己和男人在一起时,那些男人认为能在安德森身上感受到一种更为独特的女性魅力。

而安德森和女人在一起时,更能激发自己的激情和浪漫。这也是15岁时,安德森决定变成男性的另一个原因。

手术结束后,安德森的脸上也长出很多胡子,身上到处都是体毛。

这些变化令安德森十分满意。他将这段治疗时光评价为人生最美好的时光。因为在那段时间里,他可以最大限度地利用身体,将自己塑造成真正想成为的样子。

不过接下来的两个手术让安德森苦不堪言。

但是高额的手术费,后来却成了难题。

就目前的医疗水平来说,治疗两性畸形的手术并不困难,但最好是越早做手术越好,否则一旦体内的激素紊乱到不可控制的地步,将更加棘手。

而手术的费用一般是在几万到十几万不等。或许有的人认为,这笔钱并不夸张。但对于有些家庭来说,这就好像是一粒痛苦的灰,明明一吹就走,却又沉重如山,压得整个家庭喘不过气。

这也就是为什么有的两性人在发现自己身体的异常后,甚至都不想主动和父母说。

针对这个问题,缜密的婚检产检、必要的经济援助以及心理疏通都是社会应当落实的。

一个人从出生到成为一个正常人,要克服太多东西了。而存活率比普通人低那么多的两性人,他们能够长大又是一件多么幸运的事情!尽管他们背负着想象不到也背负不起的痛苦,却总能比常人更加乐观地生活。

我想,对于那样的他们,我们并不需要特意同情或是好奇。和对待普通人一视同仁,就是对他们最大的尊重。

加客服微信:qiushu0517,开通VIP下载权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