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王(二任武王嬴荡甘茂当统帅,跟魏王国联合攻击韩王国(首都新郑(河南省新郑县)),而令向寿做副统帅。

甘茂征得魏王国同意后,派向寿回去,向嬴荡报告说:“魏王国已经同意出兵,但我认为无法发动攻击。”

嬴荡纳闷,把甘茂召回。等不及他到咸阳,自己先到息壤等候,问他什么缘故?

甘茂说:“韩王国的宜阳(河南省宜阳县),虽然只是一个县城,实际却是一个郡(春秋时代,县大郡小,战国时代,郡大县小),而今大王出动大军攻击,面对险恶防御,而又是千里行军,困难可想而知。从前,鲁国(首府山东省曲阜市)有一位跟曾参同姓同名的人杀了人,别人告诉他的娘亲,他的娘亲不相信,安心织布。可是,等到第三个人告诉他的娘亲时,他的娘亲不得不开始相信,扔掉织布梭,翻墙逃走。我的贤能,比不上曾参,大王对我的信任,比不上曾参的娘亲。而打小报告的,又不仅三个人,我恐怕大王最后会扔掉织布梭。又从前,魏国国君(一任)魏斯,指派乐羊攻击中山王国(首都顾城(河北省定州市)),围攻了三年才攻破。回去后炫耀自己的功劳,魏斯把一个小箱子交给他,箱子里全是诬陷他和诽谤他的小报告。乐羊感激说:‘这不是我的功劳,而是君王的功劳。’我原来是楚王国(首都郢都)人,流落秦王国,做为外籍顾问,嬴疾(右丞相)、公孙奭(左丞相)拿韩王国的事打击我,大王一定听信他们,命我撤退。那对魏王国是一种欺骗,我也因公仲侈的缘故,受到恶名。”(公仲侈是韩王国宰相,跟甘茂是老友,意谓将受到“私通外国”陷害。)

嬴荡说:“我向你发誓,不听任何人的闲话,支持你到底,我们指天立誓。”于是,就在息壤祭告天地。

秋季,甘茂、庶长(秦官第十、十一级)嬴封,分别担任统帅、副统帅,率大军进攻宜阳。

秦王国(首都咸阳)远征军统帅甘茂包围韩王国(首都新郑)宜阳(河南省宜阳县),猛攻五个月,不能攻破。

果然,宰相嬴疾、公孙奭,说出种种理由,认为宜阳是一个陷阱,会给秦王国带来灾难。秦王(二任武王)嬴荡心情不安,下令召回甘茂,打算撤军。

甘茂不做任何辩解,只回报一句:“息壤在那里。”

嬴荡大悟说:“我当然记得息壤的誓言。”遂即大量增派援军,甘茂得到生力军后,再发动猛攻,杀六万人,占领宜阳。韩王国派宰相公仲侈前往秦王国,请求缔结和约。

读史延展:

1. 甘茂,姬姓,甘氏,名茂,下蔡(今安徽颍上甘罗乡)人,战国中期秦国名将。秦国左丞相。曾就学于史举,学百家之说,经张仪、樗 chū里疾引荐于秦惠文王周赧王三年(前312年),助左庶长魏章略定汉中地。后遭向寿、公孙奭shì谗毁,在攻魏国蒲阪时投向齐国,在齐国任上卿。周赧nǎn王十年(前305年),为齐国出使楚国。秦王想让楚国送还甘茂,为楚所拒。后卒于魏国。

2. 秦武王(前329年—前307年),嬴荡、嬴姓,赵氏 ,战国时期秦国国君(前311年—前307年在位),秦惠文王之子。

秦武王身高体壮,孔武好战。在政治上,设置丞相,驱逐张仪,结盟魏国,联越制楚。军事上,攻拔宜阳,设置三川,平定蜀乱。经济上,修改封疆,更修田律,疏通河道,筑堤修桥。

秦武王喜好比武角力,任用大力士任鄙、乌获、孟说等人皆得大官 。秦武王四年(前307年),武王与孟说比赛举“龙文赤鼎”,结果大鼎脱手,砸断胫骨,气绝而亡,年仅二十三岁,谥号为烈(悼)。

加客服微信:qiushu0517,开通VIP下载权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