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了声声!

在我们老家,知了大致有四种:第一种是个头最大的,叫马知了,长得又黑又壮,嗓门也大,整天吱一一吱地叫。第二种是个头最小的,叫牛虻知了,长得花花的,但个头儿小,从名字上可以看的出来,像牛虻一样。牛虻知了叫声清脆,叽一一叽一一叽。由于个头儿小,加上花身子,只要不出声,很难被发现。第三种叫做伏知了,个头比马知了小,比牛虻知了大,身子是花的,在四种知了里面算是颜值最高的,叫的声音是伏一了一伏一了。入伏以后,伏知了才会逐渐爬出地下,这可能也是它的名字的由来。第四种叫秋知了,个头和伏知了差不多,身子是黑的,叫声是呜一悠一呜一悠。秋知了是四种知了里面声音最动听的,也是警惕性最高的。秋知了在文人的笔下叫寒蝉,“噤若寒蝉”说的就是它。

夏天热浪阵阵,把人热的头晕脑胀,但同样让人感到头晕脑胀的,那就是树上知了的叫声了。一到夏天,房前屋后的树上,村边的树林里,都成了它们的乐园,每一棵树都是它们炫耀歌声的舞台。每到中午或者晚上,这些小东西就会使劲地叫,叫到高潮处,就像烧开的水一样,什么吱吱声,叽叽声,呜悠呜悠,伏了伏了,一股脑地钻入人的耳朵眼儿里面,把人脑袋震得嗡嗡的。如果这个时候有人想要说话,必须扯着嗓子喊,要不然根本就听不到对方的声音。

小时候,每当知了爬出来的时候,就是我大饱口福的时候。在我们老家,称刚爬出来的知了为爬叉。那个时候家里一日三餐能吃饱饭就算是很不错了,至于肉啊什么的想都不用想,那是过年时才有的待遇,但是有知了的时候就不同了,这小东西不要钱。一到晚上,村里村外到处都是。吃罢晚饭,一手拎只袋子,一手拿着手电筒,从村里到村外的树干上开始捉知了。在我们老家叫摸爬叉。我估计可能是以前人们没有手电筒,晚上获得知了的方法只能用手在树干上摸,后来有手电筒了,大家仍习惯称之为摸爬叉。捉知了的时间要把握好,不能太早也不能太晚,时间太早知了还没有从地下爬出来,时间太晚它又顺着树干爬高了而够不到,一般是天刚黑到晚上十点钟吧。到了捉知了的时间,村里村外,到处都是手电筒的灯光在晃动,两三个小时下来,大家的收获都是满满的。当然,我也不例外,拎着沉甸甸的袋子,嘴里哼着小曲儿,一溜烟似地跑回家,用凉水把知了放进去洗干净后浸泡起来,这个时候注意一定要把知了全部用水淹没,要是有知了在水面以上的话,它就会在夜里褪去外壳,长出翅膀,既使飞不走,炒熟后也会影响口感。

第二天一大早,母亲把浸泡好的知了捞出来,沥干水后,开始炒知了。炒的方法其实很简单,锅烧热,放点油,然后把沥干水的知了放进锅里翻炒,直至闻到香味就可以了,最后再放些盐,用锅铲翻均匀就可以出锅了。这刚炒好的知了,绝对称得上是美味,我那个时候一顿能吃上满满一海碗!那个时刻,感觉自己是最幸福的人!而现在,野外的知了比以前少得太多了,虽说超市里面有卖的,但一只一两元的价格却让我望而却步。想一想还是小时候好,吃知了不要钱,随便吃,那种惬意的吃法放到现在,绝对的土豪。

知了肉可以吃,皮可以入药。知了皮,学名蝉蜕。记得我小时候感冒发烧,母亲找我们当地的一位老中医,老中医给开的药方就是知了皮,说来也怪,喝了几次知了皮熬的水,我的感冒就好了!小时候,知了皮引起我的兴趣的,不是它能治好我的感冒,而是它能卖钱。知了多的时候,晚上摸的作了美味,早上起来,那些漏网的知了早已长出翅膀,在树干上留下一只只的知了皮。此时的我一手拎只袋子,另一只手拿着一根长竹竿,跑到村里村外的树下,用竹竿把树干上的知了皮给够下来,够的时候必须要十分小心,要是一不小心把捅烂了,它的价钱就会大打折扣。够知了皮必须要起得早,若是你起得晚了,就被其他的人摘走了。知了皮从树干上摘下后,装到袋子里,拿回家用细线一只只地穿起来,攒到足够多的时候就拿到集市上卖给药店。一暑假下来,也能卖几块钱,不要小看这几块钱,在当时这可是一笔不小的收入,也是我那时候学费的基本来源。

小时候没有电脑没有手机,可供小孩子玩的项目比较少,在屈指可数玩的项目里面,和知了相关的绝对是给人印象深刻的了。小时候知了的玩法一般分为两种:其一是拿着铲子到树下挖出地下的知了,然后小伙伴们把各自的知了放到同一条起跑线上,或者把爬叉放到某家的门下沿,看看谁的知了跑得快。小伙伴还给这种玩法起了一个形象的名字,叫“赛牛"。其二就是用蜘蛛丝或马尾毛去抓树上的知了。用马尾毛抓的方法叫做套知了,用蜘蛛丝抓的叫做粘知了。其工具制作都不复杂,都要用到一根细长的竹竿。要是用马尾毛套知了的话,就去拔几根马尾巴上的毛,然后用一根毛做个套绑到竹竿顶端就可以用了。不过,拔马尾巴上的毛是个危险的活儿,万一拔毛的时候被马给踢了那就事大了,所以马尾毛逐渐地被蜘蛛丝替代了。于是,一到夏天,我就和小伙伴们就到屋檐下、墙角等地方去找蜘蛛网。找到蜘蛛网后,先把把竹竿顶端劈开,然后把黏黏的蜘蛛丝粘到上面,这样就可以快乐地去粘知了了,如果蜘蛛丝足够黏的话,一会儿就能粘好多。

我原本以为玩知了是我们那个时代孩子们的专利,但是长大后才知道人们玩知了的历史已有上千年:《庄子·达生》里有个“丈人承蜩”的故事:“仲尼适楚,出于林中,见佝偻者承蜩,犹掇之也。” 这里的蜩,就是指的知了,佝偻丈人用的也是粘知了的方法。从孔子那时候算的话,粘知了的方法至今有两千多年了,可以算得上是历史悠久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了。而真正把粘知了做到极致的,当数清朝的雍正皇帝了。据说他当皇子时,每到夏秋两季,知了声声、蜻蜓乱飞,不堪其扰,于是组织府里的仆役拿着杆子粘知了和蜻蜓,后来竟成为正式机构,称为“粘杆处”,粘知了粘出了公务员编制,这也算是古今奇谈了。

现如今,公路修到农村的各家各户门口,房前屋后的土地也大都被水泥覆盖。老百姓的生活越来越好了,但同时可供知了繁殖的地方却越来越少了,知了也没有以前多了。晚上到村外的小河边乘凉,听着树上或远或近这些小东西枯燥地鸣叫,我在想,会不会有那么一天,知了也会面临灭绝的厄运呢?

加客服微信:qiushu0517,开通VIP下载权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