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创板日报》(上海,记者 金小莫)讯,“金眼科”中最主要的两大高值耗材为人工晶状体和角膜塑形镜(OK镜)。自人工晶状体被纳入集采后,OK镜成了眼科器械市场最主要的“想象力”。各企业之间,对于OK镜或明或暗的竞争也日趋激烈。

今年2月中旬,两大国产OK镜厂商爱博医疗(688050.SH)和昊海生科(688366.SH)爆发了一场小规模“战役”。

2月16日,爱博医疗公告称,企业认为昊海生科侵犯了其OK镜产品的三项专利,已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法院判令昊海生科停止销售并销毁全部库存侵权产品,并合计赔偿2100万元。目前,据《科创板日报》记者了解,因法院流程等原因,该案件虽已获受理,昊海生科尚未收到传票。

更进一步来看,前述知识产权的摩擦只是OK镜销售战中漏出的一股“火药味”而已。

“金眼科”中最主要的两大高值耗材为人工晶状体和OK镜。以眼科器械作为主要营收的爱博医疗和昊海生科都在这两大品类上布下了重兵。自人工晶状体被纳入集采后,该品类的市场份额基本已被锚定,有消费性质、“集采免疫”的OK镜市场,自然就受到了更加积极的布局,因此,企业之间难免“擦枪走火”。

另一方面,国内的OK镜市场长期为国外品牌所垄断,2019年的数据显示,逾50%的市场份额归属于国外品牌。目前,以欧普康视、昊海生科、爱博医疗为代表的国产品牌正在崛起。目前我国OK镜产业的发展趋势如何?又是哪些因素决定了OK镜企业的竞争力?《科创板日报》记者展开了调查。

成本贵导致市场渗透率较低

从表面来看,国产OK镜的绝对龙头企业无疑是欧普康视。2021年上半年,其OK镜梦戴维销售了3.25亿元,同一时期,爱博医疗的销售额还未突破五千万关口,为4422万元;由昊海生科的独家代理的OK镜产品“迈儿康myOK”则于2021年6月18日才正式上市销售。

目前,国产OK镜的行业格局仍未形成,昊海生科、爱博医疗都还有广阔的机会。信达证券分析师周平认为,我国8岁至18岁近视青少年总人数约1亿人,估计2020年OK镜销量为120万副左右,渗透率仅1.26%。

究其原因,主要是因为OK镜的售价仍较高于购买力,导致市场需求无法被充分满足。

爱尔眼科的董秘吴士君向《科创板日报》记者介绍称,虽然OK镜对于近视的控制效果更好,但一款OK镜的售价在7千元至1.2万元之间,平均一副OK镜可配戴1年到1.5年左右,期间还需使用护理液、定期问诊等,产生的医疗服务也较多,成本很高。“对现阶段的多数中国家庭来说,最持续、可行的视力矫正手段还是验配合格的框架眼镜。”他称。

为什么成本贵?昊海生科进一步对《科创板日报》记者解释称,这是因为,虽然作为一款消费类产品,但OK镜的研发、生产壁垒较高,非一般医疗器械所能比拟。

在材料上,目前,OK镜材料目前均为国外进口。

“OK镜的材料直接影响到产品的安全性、舒适性以及有效性。目前,主要的材料厂商有英国Contamac,美国BAUSCH LOMB以及美国PARAGON,目前除Contamac由昊海生科控股以外,还没有国产原材料品牌被广泛使用。”昊海生科称。

此外,作为三类医疗器械,OK镜在生产和质控的标准上非常严格。“目前该产品的生产设备均为国外进口,除此之外还需要抛光设备、镜片激光打标设备以及各类镜片表面及参数的检测设备,除设备外还需要专业人员操作设备以及进行产品的质量检测与把控。”昊海生科表示。

OK镜智能化验配时代即将开始

除产品售价高昂局限住了OK镜的市场渗透率之外,OK镜在终端应用时具有一定的复杂性也是OK镜行业的一大“堵点”。

分析师周平在研报中指出,传统OK镜验配复杂,涉及显微镜、眼压计、眼底镜、角膜地形图仪等多种设备,检查项目有10余项,对视光师的专业技能要求很高;OK镜需要根据用户的角膜弧度、角膜离散系数及角膜直径和瞳孔直径等参数进行定制化生产,才能实现控制近视发展和舒适度要求。

可以说,小小一枚OK镜其实既包括了产品,又包括了从验配、生产、交付、后期随访等一系列的综合服务。基于此,周平分析师认为,OK镜企业所掌握的视光师和视光终端数量是企业的核心竞争力之一

事实上,这也是各家OK镜企业所积极布局的。2021年9月,欧普康视拟定增22亿元,用于社区化眼视光服务终端项目建设,以及用于角膜塑形镜产能及其护理产品的产能扩建。今年2月,在投资者互动平台,欧普康视在回答投资者提问时表示,公司的优势系产品定制化、交货周期短、技术培训和支持充分、售后服务完善等。

同时,智能化的OK镜验配、生产模式也已经开始运用,这或将大幅度降低OK镜验配对医生的技术要求,进而提高OK镜的市场普及率。

以昊海生科独家代理的OK镜“迈儿康myOK”为例,企业向记者进一步介绍了产品的验配流程:搭载数位验配方式,使消费者无需使用试戴片即能验配,缩短了验配时间;配套的验配软件,可在验配时为医生提供合适的参数选择,并建立患者原始数据及记录回诊状况以协助优化处方。

欧普康视的OK镜“梦戴维”则在前述智能化验配的基础上,使用了日本全自动生产线加工制作:医生通过网络下单后,智能系统可自动导入数据并计算出镜片的几何参数,镜片的生产过程全部由机器操作。

因此,可以预见,掌握更多的患者数据,可提供更智能化、精准化的验配、生产服务的OK镜企业,将在未来的市场竞争中享有更多的话语权。

产品竞争各有优势

目前,国产OK镜企业正处于打磨产品、找到差异化竞争点的阶段。

《科创板日报》记者注意到,昊海生科或倾向于整合产业链优势。企业于2017年5月以2450万英镑的对价收购了Contamac 公司70%的股权,后者主要从事人工晶状体原材料的研发生产工作,据昊海生科,也是OK镜原材料的全球供应商之一。基于收购,昊海生科成功掌握了OK镜的上游原材料。

“2019年,Contamac自主研发的新一代高透氧角膜接触镜材料Optimum Infinite,后者已通过美国FDA核准上市,该材料透氧率达到180,是目前全球透氧率最高的视光材料之一。公司计划将该材料引进国内进行OK镜的研发注册。”昊海生科对《科创板日报》记者表示。

此外,基于Contamac的材料,昊海生科还自研了一款OK镜产品,该产品已于2020年1月启动临床试验,并于2021年四季度完成最后一例患者的出组,目前处于临床数据统计阶段。

“目前昊海生科在OK镜领域已建立起从原材料制备、光学设计、创新工艺研发到规模化生产和专业市场营销的全产业链布局。在产品组合上,公司也形成多层次的布局,能够满足不同市场层次的需要。”昊海生科对《科创板日报》记者表示。

爱博医疗则开始寻找细分市场。企业于2021年新推出了离焦镜片,后者是对OK镜的补充,主要针对那些因为经济和使用习惯的原因不愿意配戴OK镜的患者。据当年11月公布的投资者关系活动记录表,爱博医疗已在10月与各地代理商商谈、11月开始备货。

吴士君对《科创板日报》记者表示,目前,国内OK镜产业正处于良性竞争阶段,预计未来会进入充分竞争阶段。“这对老百姓来说是一件好事,竞争可以不断推动企业提高技术含量,为消费者提供多层次的产品服务,满足多样化的市场需求。”

加客服微信:qiushu0517,开通VIP下载权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