堂哥家的小姨子,怎么想就怎么觉得暧昧。最后一次幽会,冯茜茜对顾昕说:“阿哥,如果顺利的话,明年你官升一级,我也可以嫁出去。”

这话暗藏玄机,言外之意是“要不就散了吧”。说到底,顾昕不过是她在上海站稳脚跟的一块垫脚石。

看似单纯无害的冯茜茜,狠劲儿不输姐姐冯晓琴。冯晓琴做事还留有底线,她不会把自己搭进去;冯茜茜则不同,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甚至不惜献身。

上海这座大城市,纸醉金迷,让太多人在欲望中迷失自我。就像一个染缸,再纯洁的一张白纸扔进去,也染成了五颜六色,很多人为冯茜茜感到可惜。

有句话说得好:“未经他人苦,莫劝他人善。”初来上海的冯茜茜就是一根藤蔓,无依无靠、无着无落;攀上了顾昕这颗树,她才能向上疯长,感受到了大城市的阳光。

01-寄人篱下,被人家当保姆

苏望娣让冯茜茜给儿子顾昕一家当保姆,成了冯家姐妹心中的一根刺。

屈辱和不甘一时之间涌上姐妹俩的心头,人情冷暖、世态炎凉,再怎么说,她冯茜茜也是顾家的客人,没想到这么被人瞧不起。

冯茜茜19岁来上海投奔姐姐,顾家三室两厅的房子,挤了7口人。冯茜茜只能和顾老太挤一间房,两张床中间拉块帘子,就这么将就下来。

从安徽到上海,讲起来是亲戚,但到底不是自己家。刚来上海的那一天,冯晓琴就告诉妹妹:“眼里要有活儿。”寄人篱下,冯茜茜知道怎么做人。

冯晓琴是外来媳妇,温良恭俭、任劳任怨,大姑子顾清俞却处处压她一头。冯茜茜看在眼里,未免替姐姐鸣不平。除了沾亲带戚,顾清俞瞧不上冯家姐妹,冯茜茜背地里则说她“八二年出生的老女人”。

女人对着女人,尤其是强势的女人,敌意是免不了的。冯茜茜到底年轻几岁,做不到姐姐那样好坏藏在心里,表面还一团和气。

在上海这样的大城市讨生活,冯晓琴目标明确。她选择嫁人,顾磊虽然不成器,好歹让她有了立足之地。嫁人是走捷径,冯晓琴也想帮妹妹找个上海男人,没少托人给茜茜介绍相亲对象。

肥水不流外人田,顾昕结婚前冯晓琴还打过他的主意。后来顾昕和谈了几年的女朋友分手,攀上了葛玥的高枝。冯晓琴才觉得这人靠不住,外强中干,倒也不替妹妹觉得惋惜了。

在岳父一家的帮助下,顾昕在世纪尊邸买了房。大伯母为了炫耀特意让大家去参观,豪华宽敞的三室两厅,够她显摆一辈子。

家庭聚会上,苏望娣打起茜茜的主意,她对顾士宏说:“弟弟,我问你讨个人。”其实有什么话可以当面和冯晓琴讲,和顾士宏说“讨人”就离谱,把茜茜当成了顾家的使唤丫头。

苏望娣提议让茜茜给顾昕一家当保姆,工资少不了她的。茜茜还是顾家的客人,没有上海户口就低人一等了?亲戚之间,最怕这种说话做事没分寸的人。茜茜生气地跑了出去,留下尴尬的一群人。

原著中,冯晓琴叮嘱妹妹:“不要气,要记。”她希望妹妹通过自己努力,出人头地混出个样子来,别让人家瞧不起。但是冯茜茜似乎会错了意,她对苏望娣最狠的报复,就是把顾昕拖下水。

02-心有多大,机会就有多大

老家出来打工的人不少,男的多是卖苦力,女的要么当保姆、做美容,虽然也算在上海扎了根,却是外围的外围。

冯茜茜说:“心有多大,机会就有多大。”她想和上海人一样朝九晚五,穿正装上班,薪水高低是其次,关键是不能在外围,要在“中心”。

冯茜茜比姐姐心气更高,她最大的梦想就是能在上海买套房子,不靠别人,单靠自己。年轻美貌,就是她最大的资本。就算是痴心妄想,也要试一试。

展翔帮忙,介绍茜茜到台湾人开的小银行上班。就是远了点,来来回回三个小时,她不怕吃苦受累,几个月时间皮肤晒黑了一圈,酒量也好了几倍。

某家私企财务主管单独约冯茜茜吃饭,那人毛手毛脚,手伸到胸前,被她一耳光打了回去。她拿到监控视频给那人发过去,第二天他就来银行存单了。就这样做成了第一笔业务,三百多万。

换作其他小姑娘,可能也就认栽了。冯茜茜年纪轻轻也算有胆识,在社会上做事,难免要用一点特殊手段。

茜茜好不容易做成的几笔单子,都被师傅据为己有。业内规矩,连续三个月倒数就会被辞退。师傅没良心,只能靠自己。这些烦闷,对姐姐说了也没用。

葛玥生了孩子,姐妹俩前去探望。冯茜茜看到顾昕笨手笨脚削甜瓜,过去帮忙。两个人闲聊起来,不知道为什么,她把连日的委屈都对顾昕说了。

自从葛玥父亲出事,顾昕受牵连,提拔没戏,尊邸的房子也卖了,夫妻关系冷若冰霜。当初攀高枝落人话柄,现在更让人瞧不起,心里的憋屈无处可诉。

年轻漂亮的小姑娘“阿哥长、阿哥短”,难免不生出别的想法。两人相约一起喝酒,顾昕为此还向葛玥撒谎了。男人走到这一步,已经是一只脚踏在悬崖边上。

在顾昕帮助下,茜茜做成一笔大单,她说:“阿哥帮我,我心里只承阿哥的情。”小姑娘心里明镜儿似的,只要攀上了顾昕这棵树,她就能向上生长。

孩子的满月宴上,顾昕去求葛玥的舅舅,如果有什么贷款需求可以找茜茜。这件事做得很出格,顾昕在官场混了几年,到底没什么道行。

不知不觉,冯茜茜已经成功把顾昕拖下水。为了堂哥家的小姨子,找老婆家的舅舅办事情。中间拐了七八道弯,怎么听怎么觉得别扭。做人要讲人情世故,顾昕比他妈瞎显摆、乱说话更没分寸。

03-暗藏心机,年轻就是资本

冯茜茜问:“家里那么多自己人,为什么单单帮我?”顾昕答:“我只帮漂亮的自己人。”撩人的和被撩的,意乱情迷。她凑近了,在他脸上亲了一下;他伸出一只手,慢慢移到她腰上。

做事没有分寸感不可怕,可怕的是做人没底线。顾昕出轨冯茜茜,谁能想到呢?但是在这段关系中,冯茜茜才是掌握主动权的那个人。

换个角度看,如果没有顾昕,冯茜茜在上海“啥也不是”。无钱无权无背景,凭什么她一个小姑娘能够在大城市混下去?她还是那个从安徽老家来上海投奔姐姐、寄人篱下的小姑娘。

有顾昕牵线搭桥,葛玥的舅舅搞房地产开发,不仅拿到特批用地,还从茜茜的银行解决了资金问题。这件事对大家都有好处,何乐而不为?

葛玥的舅舅半卖半送给了冯茜茜一套房,以示感谢。顾昕道:“我堂哥的小姨子,舅舅托我,我再托她,自己人帮自己人。”暗地里的勾连,彼此心知肚明。

托顾昕的福,茜茜业绩考核排在前面,还升了小组长。社会上混饭吃,全凭各人本事。冯茜茜有几分能耐,同事也高看她一眼。这就是她要的:混进上海的“中心”,而不是外围的外围。

不仅升职加薪,而且买了房。冯茜茜的高明之处,是她在整个过程中把自己摘得干干净净。只是负责拉业务,审批签字的又不是她。她只承顾昕的情,怎么报答顾昕呢?年轻漂亮就是资本。

之前那个财务主管也被她拉下水,三两句话就搞定,她已经不再是那个涉世未深的单纯小姑娘。后来财务主管被关进去,给她寄了一个土地雷,幸亏没爆炸。

如果就此收手,或许顾昕就不会那么惨。但是欲望的大门打开了就再也关不上。顾昕贪恋的是冯茜茜年轻漂亮的身体;冯茜茜想要的是利用他在上海站稳脚跟。

然而纸包不住火,冯晓琴在茜茜的手机上发现了端倪。每次家庭聚会,顾昕和茜茜都坐在一起,丝毫不避嫌。葛玥就算再傻,也瞧出了两人的不对劲。

葛玥偷偷在顾昕手机装了跟踪软件,掌握了顾昕出轨冯茜茜的事实。在顾老太的葬礼上,葛玥找到冯晓琴敲边鼓,希望她能管住妹妹。

但是一个巴掌拍不响,她怎么就管不住顾昕呢?说到底,葛玥这个人性格懦弱。顾昕“吃定了”葛玥,冯茜茜正是认准了这一点才会“知三当三”,引诱顾昕下水,各取所需。

04-事情败露,做人要有底线

正所谓“家丑不可外扬”,葛玥私下找冯晓琴,是不想把事情闹大,如此识大体的女人,可惜遇人不淑。

冯晓琴找妹妹谈话,如果葛玥离婚了怎么办?再怎样,总归不能欺负老实人。冯茜茜回应,顾昕就是个渣男,她看不上,也不想破坏别人的家庭。

但是苏望娣的话在她心里就是一根刺,碰一次疼一次。“不抓牢顾昕这棵救命稻草,我做到六十岁也是个小职员,还不如回老家。”赤膊上阵,该贴就贴。只要套到狼,孩子舍了也就舍了。

这也是冯茜茜和冯晓琴最大的不同。正如展翔评价的那样,冯晓琴“她是个好女人”。干损人利己的事情,她不会做;别人也许觉得她太过势利、目标性强,实际上她不仅正直善良,而且做人做事坚守底线。

顾昕和冯茜茜的最后一次约会被葛玥撞破,葛玥提出离婚。还没等到两人离婚呢,顾昕因为官商勾结、事情败露被抓了进去。

冯茜茜也被银行开除,房子也收了回去。本来单位同事给她介绍了相亲对象,在浦东机场上班,负责搞绿化。老实人和“绿”字沾了边,作者神来之笔,幽默风趣。人家对她还挺满意,现在没了工作,相亲的事情自然也黄了。

葛玥去看望顾昕,最坏的结果,至少要判三年以上。顾昕好好的仕途,就这样毁掉了。苏望娣那种小人物的骄傲和优越感,如同一只酒杯掉在地上,摔得稀碎。冯茜茜引诱顾昕下水,就是对她最狠的报复。

自古以来,中国人就十分讲究人情世故。亲戚之间的礼尚往来,是很多人社会圈层不可或取的一环。亲戚最怕两种人:做事没分寸,做人没底线。《心居》这部电视剧,讲的就是现代社会亲戚之间那种微妙的关系。

凡事都有因果,冯茜茜之所以甘当第三者、倒贴顾昕这个闷葫芦,和当初苏望娣让她“当保姆”不无关系。如果不是受到那样的刺激,她也不会走极端,把事情做得更绝。

柳青有的一句名言:

“人生的道路虽然漫长,但紧要处常常只有几步,特别是当人年轻的时候。没有一个人的生活道路是笔直的、没有岔道的。有些岔道口,你走错一步,可以影响人生的一个时期,也可以影响一生。”

冯茜茜离开上海,去了广州。但是不管广州还是上海,一个小姑娘在大城市闯荡,哪有那么容易呢?如果不能像姐姐冯晓琴那样坚守底线,有所为而有所不为,恐怕冯茜茜余下来的人生,还有不少弯路需要走。


END.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我的账号@博书。看完文章,记得点赞评论转发三连啊~

加客服微信:qiushu0517,开通VIP下载权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