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重温了巩俐主演的电影《画魂》。

时隔多年,依旧会为潘玉良的人生所震撼。

这位被称为“民国六大新女性画家之一”的传奇女子。

两次远渡重洋,更是第一位在罗浮宫办画展的中国画家。

潘玉良的人生,从开始就拿着一副烂牌。

小小年纪沦为孤儿,投靠亲戚反被卖入妓院,从小到大,她遭受了太多非议。

命运试图给她贴上悲惨标签,却被她坚定拒绝,勇敢说“不”!

强大的自信力与主动性,是潘玉良的生命底色,也是她从“妓女”翻身成“画家”的真正原因。

她被卖为妓,

不认同命运贴上的悲惨标签

玉良原名陈秀清,后来改名改姓,才有了潘玉良这个名字。

1895年,玉良在扬州出生。

父母都是手艺人,日子不算大富大贵,但也能保证温饱,衣食无忧。

可是玉良还没来得及享受,这种安稳日子便被命运扰乱。

一岁时,父亲因为生意被骗,抑郁而终。

两岁时,姐姐因病去世,八岁那年,母亲又跟着离开。

沦为孤儿的玉良,只能去投靠舅舅。

结果转头,她就被这唯一的亲人卖进妓院。

那一年,玉良不过十四岁。

即便人生充满坎坷,玉良依旧没有把悲惨标签贴到自己身上。

就像她身处妓院,却从未觉得自己该属于这里。

她无时无刻都在寻找逃跑的机会,即便每次失败会换来一顿毒打,她也没有放弃。

在迎来“破瓜”的那一夜,她仍在试图带着另一名女孩逃跑。

可惜,那个年代,两个女人的力量在现实面前,实在过于渺小。

不过幸好,那一晚,她遇见了“贵人”。

初遇潘赞化,他是刚被任命的“芜湖海关监督”。

玉良用一首《卜算子》引起他的注意,随后便被宴会上的豪商拉上车,送到潘府。

为人正直的潘赞化没有留下她,只约了她明日共游芜湖

次日,潘赞化一路上陪她聊天聊地,没有任何冒犯行为。

那瞬间,玉良意识到,眼前的人是自己脱离妓院的希望。

临别时,她主动抓住机会,回头恳求潘赞化,为她赎身,带她走。

潘赞化同意了。

起初,他只是将她安置在家,腾出卧室给玉良使用,然而在外人眼里却是金屋藏娇的卑劣行径。

为了堵住悠悠众口,在征求玉良同意后,潘赞化登报将她纳为小妾。

她也随了夫姓,正式开启了名为“潘玉良”的人生。

在那个时代,有不少相似的例子,风尘女子被赎身后便接受命运的安排,在家做个享福的姨太太,尽享荣华富贵。

可潘玉良不愿如此。

因为她知道,这种生活不是她的归属。

自信的女人,从来都是发光的

潘玉良明白,潘赞化只是把她救出青楼,但想要赢得别人的尊重,还得靠自己。

她先是请求潘赞化,教她读书识字。

偶然一次在自家花园,潘玉良看见邻居洪野在作画,刹那间,她被画中强大的生命力给打动,开始自学素描和油画。

许是继承了父母的手艺,潘玉良在画画上展现了惊人的天赋

她还买了许多诗词歌赋,向洪野请教。

在老师的教导下,潘玉良以素描第一名的好成绩,考上了上海美术专科学校

本是天赋异禀的绘画天才,奈何因为曾经的“青楼”经历,让潘玉良处处受到排挤。

再加上,她还偏爱“裸画”

只因面对人的身体,潘玉良可以从中明白,什么是美的动态和生命的张力。

在那个时代,这种艺术显然不能被旁人接受。

在别人眼里,潘玉良就是一个离经叛道的女人。

那些自视清高的同窗,甚至以“不愿与妓女同校”为由,在学校闹事。

最终,潘玉良只能从学校退学。

凭着对画画的热爱,她坚持了下来。

她在公共浴室发现,那些自然真实的女性,都是她的“模特”。

结果在作画时被人发现,招来一顿毒打。

即便如此,潘玉良还是没有放弃。

没人愿意当她的模特,她就脱光衣服,对着镜子,把自己当成模特。

在这个过程中,潘玉良越来越喜欢画自己的自画像。

她痴迷自己的裸体,欣赏画中自信张扬,充满生命力的自己。

就连一向支持她的丈夫,偶尔都会觉得难以理解。

面对质疑,潘玉良坚定地说:“我必须画画,就像溺水的人必须挣扎!”

不被世人认可又如何?

为了绘画,潘玉良愿意不疯魔不成活。

之后,她成为第一批“留法学生”,前往法国学习深造。

开放的环境让她自由创作,她的作品,受到世界的认可。

不仅在罗马国际艺术展览会上获得金奖,还是罗马皇家美院建校以来,首位优秀中国毕业生。

1929年,学有所成的她回到国内,受到邀请,出任上海美专西画系的主任。

潘玉良的画作享誉世界,可依旧有人因为“妓女”经历瞧不起她。

学校里,学生们出口讽刺,冷言冷语:“大学里没人了吗?请个婊子当老师”;

画展上,有人在她的作品《人力壮士》贴上“妓女对嫖客的颂歌”的纸条;

潘府的大夫人,处处刁难她,甚至逼她下跪……

困境再一次向潘玉良袭来,但经历那么多坎坷的她,心早已坚如磐石。

1937年,为了在艺术上更进一步,潘玉良坐上了前往法国的邮轮,前去参加万国艺术展览会。

结果她前脚刚走,国内局势便开始动荡,丈夫因为“身份问题”,接连受挫。

潘玉良这一走,就是40年。

即便身在国外,她依旧心系祖国,坚守自己的“三不原则”

第一,绝不加入外国国籍。

第二,永不卖画。

第三,永不恋爱。

1959年,潘玉良荣获巴黎大学多尔列大奖, 并成为第一个进入卢浮宫的中国画家。

也是这一年,潘赞化病重去世,潘玉良隔了好久才从家信里知道消息,大病一场。

1977年,82岁的潘玉良在临终前委托好友,将她的遗物以及2000多幅画作带回国。

潘玉良拿着命运派给她的一手烂牌,打出了王炸。

她由始至终,都是那个从不认命,只服自己,勇敢自信,富有生命力的女人。

唤醒你内在力量,

没有人生来是弱者

徐悲鸿曾经这样形容过她:“中国不过三个画家,其中一个便是潘玉良。”

这句话,足以见得她在当时艺术界的重量。

能从泥潭脱身而出,全因她对人生充满自信,拥有拒绝悲惨标签的底气。

被卖时,她一刻都没放弃逃跑,最终抓住机会,逃离妓院;

遭受非议时,她坚持自己的热爱,终成一代大师。

德芬老师曾经说过:“问题和困境不是来找你麻烦,而是来帮助你,帮助你找到你自己,帮助你内在成长,变成一个更接近你自己本质的人。”

正是因为有着坚定的信心和强大的能量,潘玉良才能在困境中抓住机会,实现成长。

命运想让潘玉良哭着承受悲伤,而她偏偏选择笑着绽放光芒。

在她身上,那一往无前的勇气与自信力,让人动容。

就像希腊戏剧中的“俄狄浦斯精神”,命运悬挂头顶,好似决定了每个人的人生,但它并非不可改变,我们可以选择不去屈服。

你我,又何尝不能如此?

那么,我们要如何去感受、释放生命力,从而实现内在成长呢?

1、 破除受害者情结

想要释放生命力,我们首先要破除自己的受害者情结。

有受害者情结的人,总是会在遇到困境时,将问题抛给其他人,无法对自己的生命负责。

常常会用“你已经做得够多了”“再忍耐一下会变好的”这类话来“洗脑”自己。

将自己放到弱者位置上,只会让你缺少“相信自己”的力量,从而导致“认命”,压抑生命力的释放。

想要破除受害者情结,我们可以按照下面三步走:

第一步,意识到自己在害怕什么,如失败、改变、被伤害等;

第二步,重新去经历这些你所害怕的情绪,走出“受害者”身份;

第三步,不要把自己放在弱者位置上,认可自己的生命,疗愈内在创伤,实现成长。

2、 接纳、相信自己的力量

就像德芬老师所说:“人生是我们相信而来的。”

你要相信生命的力量,相信自己能活成什么样子。

只有发自真心地去相信,才能接纳自我,释放生命力,从而改变命运。

亲爱的,不要认同命运发给你的标签,在困境面前,不要下意识逃避、畏惧、埋怨。

要有改变命运的自信,主动去寻找改变的契机;要有“我命由我不由天”的觉悟,学会释放生命力,掌握自己的命运。

只有相信,才会存在。

只要相信,便会存在。

相信自己,别认同命运,你才是人生的主宰,只有你才能决定自己的人生!

策划 | 六记
编辑 | 六记

加客服微信:qiushu0517,开通VIP下载权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