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注一掷”的救治

1932年,德国生物化学家杜马克在实验过程中发现,从染色的染料中提取的化合物KI-730,对于感染溶血性链球菌的小白鼠具有很好的效果。

兴奋的杜马克准备继续实验,看看这种化学合成剂长期使用会不会对身体有害?然而实验却因为女儿的突发状况中断了。

这一年秋天,杜马克6岁的小女儿在一次玩耍中不小心被小刀划破了手指。最初家人不以为然,然而过了几天,小女儿却发起了高烧,手也肿胀起来。去医院才知道,他的女儿得了链球菌败血病。病情进展很快,即便使用了抗生素,对于杜马克的女儿也是效果甚微。眼看女儿已经无药可医,杜马克想到了自己的实验。在妻子的支持下,杜马克孤注一掷地将KI-730用在女儿身上。奇迹出现了,炎症很快消失,女儿成功得救。

KI-730就是后来著名的“百浪多息”(Prontosil)——世界上第一款商业化的合成抗菌药。

后续研究发现,这种活性和它的代谢产物密切相关,这就是磺胺。自此,磺胺的名字很快在医疗界广泛传播开来,开创了医学的新纪元。

“一拍即合”的搭档

磺胺类药物出现后,与细菌进行了漫长的斗争,一些细菌针对磺胺类药物产生了交叉耐药性。就在磺胺类抗菌药物即将被踢出历史舞台时,一款新磺胺类抗菌药物出现了,这便是磺胺增效剂。

复方磺胺甲噁唑,除了磺胺甲噁唑外,另一种成分就是磺胺增效剂——即1969年发现的甲氧苄啶,是磺胺甲噁唑一个强大的“辅助武器”。

磺胺甲噁唑的化学结构与对氨基苯甲酸类似,作用于二氢叶酸合成酶,甲氧苄啶具有选择性抑制二氢叶酸还原酶的作用,二者合用可使细菌的叶酸代谢受到双重阻断,从而发挥强大的抗菌作用。因此,二者“一拍即合”,协同抑制细菌,是再合适不过的好搭档。

"不可替代"的岗位

随着越来越多的抗菌药物被人们发现或合成,复方磺胺甲噁唑逐渐退出了历史舞台,甚至成为国家短缺药品。

复方磺胺甲噁唑真的没用了吗?

并不是。一种卡式肺孢子虫就对它惧怕得不行。这种卡氏肺孢子虫简称肺孢子虫,是肺囊虫病原体黏附聚居于肺泡上皮,在机体免疫功能低下时出现的一种机会性感染。其在发病初期不易被诊断,但病情恶化快,若未及时诊治,死亡率可高达100%,是艾滋病患者、器官移植患者及血液病患者致死的重要原因之一。

而复方磺胺甲噁唑是目前用于治疗及预防卡氏肺囊虫病的一线药物。

“大有讲究”的用法

使用复方磺胺甲噁唑有哪些注意事项呢?

1. 搭配要合理

建议每日喝水在1500mL以上,保持高尿流量,最好同服碳酸氢钠(小苏打),用于碱化尿液,减少结晶尿的形成。勿与酸性药物(盐酸氯丙嗪、维生素C、氯化铵、胃蛋白酶合剂、吐根合剂)同服,因为这些药物可酸化尿液,产生结晶尿而损害肾脏。

2. 用量要讲究

临床使用磺胺时,切记不可自行任意加大剂量、增加用药次数或延长疗程,以免蓄积中毒。肾功能不全时,磺胺的排泄减慢,应注意对使用剂量的调整。

3. 警惕副作用

磺胺类药物易引起粒细胞减少、血小板减少等,用药期间应定期检查血象变化;可能会引起肝脏损害,如黄疸、肝功能减退,用药期间需定期监测肝功能,肝病患者应避免使用本类药物;用药期间应监测肾功能,肾功能减退、失水、休克及老年患者应用本类药物易加重或出现肾损害,应避免使用;磺胺类药物可使少数患者出现头晕、头痛、乏力、萎靡和失眠等精神症状,因此,在用药期间,不应从事高空作业和驾驶。

4. 细节不忽视

由于磺胺类药物能抑制大肠埃希菌的生长,妨碍B族维生素在肠内的合成,因此长期使用磺胺类药物时,应补充B族维生素以预防其缺乏。

磺胺类药物空腹服用常会发生恶心、呕吐、食欲减退和胃痛等反应,饭后或用米汤吞服可以减轻其胃肠道刺激作用。

另外,因新生儿肝功能不完善,对胆红素处理差,会导致胆红素脑病,因此该药禁用于2个月以下婴儿。

作者:中国医学科学院血液病医院 药师 安彤

审核专家: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安贞医院 主任药师 魏国义

加客服微信:qiushu0517,开通VIP下载权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