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3年,圣诞节前夕,阿姆斯特丹正在举行一个华人聚会。

这里面大多数华人都是老朋友了,也会有一些刚来的华人加入,大家其乐融融。

一位陌生的女士正在自我介绍,她说她叫刘秀珠是来自杭州的丝绸商人。

她很高调,无论穿着打扮还是言行举止,很快就引起了一旁一名荷兰籍温州商人张北方的注意。

张北方十年前是温州有名的地产商,却因为一名在逃女贪官杨秀珠毁掉了几乎所有的生意,只得一切从头再来。

现在,这名叫作“刘秀珠”的女人一开口,张北方整个人都警惕起来。即便经过了伪装,但她的确是杨秀珠无疑。

张北方不动声色,稳住杨秀珠之后,偷偷向荷兰警方提供了有关杨秀珠的情报。

警方立刻来到了现场,但杨秀珠已经逃走了!

此时距离杨秀珠从国内外逃已经过去了一年多,温州群众竟然能仅仅通过声音将她认出来,可见对她的恨意有多深。

杨秀珠,1946年出生在浙江省温州市,出身贫苦人家,初中文化。

刚刚参加工作的时候,她只是温州市饮食服务公司的一名普通服务员,从经营馒头包子开始,一直到浙江省建设厅副厅长,她一路上靠的就是各种手段和利益输送,为自己编织了一张巨大的利益网络。

老同事回忆她刚开始往上爬的手段就是“拦桥”。

当时浙江省开会都会选在屏峰山一带,省里的领导车过来,她就大胆上去拦车,递交材料,当面和领导反映情况。

旁人见到领导会磕磕巴巴说不好话,她丝毫看不出畏惧,说话也很有条理。

当时几位领导见这个小姑娘个头虽然小,但胆子大,印象很深刻。

升任规划局长的那一年,杨秀珠遇到了瓶颈期,她在民主评议环节出了问题。

当时温州市委组织部下去走了一趟,得到群众的反映并不好:杨秀珠作风不好,言行粗俗,喜欢骂人“狗生的”。

杨秀珠还利用家中的长辈去世大肆收礼,被人举报之后,杨秀珠说这笔钱她根本没动,还在下属单位勘察处的某部门的保险箱里面。

她巧妙地以各种方式逃过了这些障碍,相关部门最后给予她肯定,认为她还是做了好事的,有冲劲,通过了对她的任命。

当上了温州市规划局局长之后,杨秀珠就开始了疯狂的贪腐。

特别是1993年,温州旧城区改造正式启动,杨秀珠知道自己捞钱的黄金时期来了。

1996年,动物园地块第二次招标时并非公开招标的形式,采用的是电话邀约。

当时参加招标的仅有三人,分别是法国华侨陈其跃和其他两位华侨。

土地的底价为8888万元,陈其跃最终以9000万元中标。这个价格比第一次动物园拍卖地价要低3380万元。

杨秀珠当时给陈其跃打电话的时候,在众人面前毫不避讳地舞弊,她对陈其跃说:你投高标,我给你提高容积率。

杨秀珠当时已经肆无忌惮,还对人感叹:“别看我好像是赚了,其实我给人割得眼泪都要出来了。”

媒体曾经如此描述杨秀珠在温州时期的权势:想要哪块地就能拿到哪块地,温州的土地就成了她一个人的财富,连一支建筑队伍能否进温州,都由她一个人说了算。

1998年,已经快要退休的杨秀珠又前往省城出任建设厅副厅长。

她和从前一样做派,在几个浙江省主要领导面前,从来都没有基本的礼貌,都是直呼其名。

温州市人大一名不愿透露具体姓名的老干部形容杨秀珠是“天生搞关系的料”,她很擅长和领导打交道,也能拉进和下级、同事的距离感。

做副市长之时,别的下级官员在见到市长陈文宪(后因受贿被判刑11年)面前唯唯诺诺,但是杨秀珠不同,她在汇报工作的时候,并非是正襟危坐的,而是显得格外轻松和随意。

以前在市委大院里面,杨秀珠对陈文宪的称呼也并非是上下级的那种称呼,而是“大哥大哥”地叫。

杨秀珠的前夫在接受记者采访之时提到这个问题,他觉得杨秀珠的性格就是这样,这么喊陈文宪并不稀奇。

有的温州官员会经常看见身为下属的杨秀珠,胳膊搭在陈文宪的胳膊上,举止亲昵,毫不避讳。

当时杨秀珠已经离婚,处于单身状态的她经常很晚还去陈文宪的住所汇报工作。

然而陈文宪和杨秀珠两人的“默契”时期并不是太长,杨秀珠见风使舵,见陈文宪与温州时任主要领导工作理念不合,便迅速与他交恶。

杨秀珠好大喜功,一旦到了中午或者晚上饭店,杨秀珠都会故意带着图纸来到食堂。

当然,食堂里此时肯定坐着省里的领导,领导看到杨秀珠如此辛苦,工作忙碌到吃饭都要看图纸,通常会喊她一起坐下来吃饭。

也就是这样,杨秀珠得到很多和领导们接近的机会,熟识之后也会常常在食堂一同吃饭。

对待上级,杨秀珠有一套自己讨好的本事,对待下级则完全是另一副嘴脸。

对以前曾经在工作上不合的领导,在她升职后会回过头来耀武扬威:“老娘现在就是有权利来欺负你。”

某一次,一位官员因为开会迟到,杨秀珠当着众人的面破口大骂:“短命鬼,老娘到了你还敢迟到!”

她骂下属的时候,根本不顾个人形象,还因为一言不合,将一团卫生纸丢向了市委书记……

当然,杨秀珠也有自己一套拉拢人心的方式,对于特别心腹的下属,什么子女上学问题、亲友就业问题、在温州的住房问题,她都会轻松解决。

因为这些对于她来说就是一句话的事情,也让她的心腹们遍布城建的各个部门。

对老百姓,杨秀珠更是不掩其泼辣。

在拆迁之中强硬的老百姓,杨秀珠会显得更加强硬,她爬上屋顶,穿着汗衫,连胸罩都不穿,对着居民破口大骂。

这些居民哪见过这样的领导,全部都吓坏了。

无论做到多大的官,杨秀珠的身上依旧保持着餐厅服务员的行事风格,她身在官场,也从不拿官场上的那些规则当回事,只按照自己的规则走。

电视台的记者们记得,杨秀珠非常爱出风头,只要看到镜头对准了她,她就会抢到前面。

在当副市长期间,她出钱让某个电视剧制作班底拍了一部电视剧,专门宣传自己的“政绩”,电视剧的名字叫《丰碑》,曾经在温州本地反复播放。

绝大多数贪官为了掩盖自己的罪行,在生活中尤为小心低调,他们觉得有无数双眼睛在看着他们,心中害怕。

但杨秀珠是真的爱权,爱出风头。

浙江省建设厅一位老领导说,杨秀珠在最风光的时候,特别喜欢在业务会上说一句话:“温州的地价怎么算?”

这句话说完之后,杨秀珠就会头头是道,后来看来,杨秀珠当时心中的确算得非常明白。

她在做规划局长的时候,也就是收别人送的房子,而到了市长助理和副市长之后,她觉得温州的土地就好像是自己的随意调配的财富,想要给谁就给谁,想给多少钱就是多少钱。

杨秀珠有一名司机名为杨胜华,能在杨秀珠的包装之下,摇身一变成为温州两家国有公司的法人。在配合杨秀珠贪污期间,杨胜华一共贪污了2700万元。

她把自己的弟弟杨光荣任命为温州铁路房地产开发公司副总,弟弟就成了她捞钱的手套,也正式因为2003年弟弟的落网,才牵扯出了她的贪腐案。

但她的这些虚伪的行为是逃不过温州人大、建委系统的一些老干部们。

一时之间,诸多举报信到处寄送,举报信中有一句话触目惊心:“杨秀珠的问题关乎民愤,她是温州最大的巨贪。”

2003年4月10日,杨秀珠正在会议上听取报告,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她面无表情地接听电话,对方压低声音:“省检察院办案人员今天上午来了,带走了杨光荣。”

杨秀珠表面上尚且还能保持冷静,其实内心已经慌得不行,后背一层冷汗。

接下来的会议到底商讨了什么,她已经没有心思了,走出会议室之后,她马上让司机将她送回家。

走之前,她还交代下属,这几天没事不要打她的手机。

她已经感觉到自己要大难临头,回家就是和母亲见最后一面了。

母亲见女儿回来,马上让保姆忙了一大桌子菜。

杨秀珠婚后不久就离婚,一直都是独居,母亲是她唯一放不下的亲人。她给母亲洗了衣服,还和母亲唠了会儿家常。

她强忍着自己的眼泪,但母亲多少能够感受到她的异常,在她离开的时候,母亲追问:“什么时候再回来。”

杨秀珠除了流眼泪也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贪到最后,竟然连母亲都带不走。

当天下午,一辆浙C04488牌照的全新丰田轿车被丢弃在了上海浦东机场。

杨秀珠逃走了。

杨秀珠早就知道自己会有逃亡的这一天,所以在几年之前她就开始通过各种关系为自己铺起了逃亡的路。

她弄到了新加坡、美国和荷兰等地的护照,她心中的第一逃亡地就是新加坡,因为那里华人多,她觉得不会被人特别注意。

杨秀珠先跟建设厅的领导请假,说母亲生病了,她急着回温州看一看。

4月20日深夜,她带着养女、女婿和外孙女,一起在上海浦东国际机场登上了前往新加坡的航班,从此就开始了漫漫逃亡之路。

杨秀珠计划投靠在新加坡的一个老友何祖祺,说起来是老友,其实也只是利益上的关系。何祖祺是新加坡一家电子模板厂驻温州的代表,曾经拉拢过杨秀珠,得了不少好处在,这次杨秀珠来新加坡,也是何祖祺一手帮忙操办的。

杨秀珠觉得自己对何祖祺有恩,他肯定要报答自己,就非常放心地住进了何祖祺给她安排的别墅里面。

一辈子处于利用被利用链条上的杨秀珠,竟还能相信这些为了钱不择手段的人。

在住进别墅的当天晚上,何祖祺就带着几个神秘人来到了别墅里面,说要找她好好谈一谈。

其中一个胖子姓兰,何祖祺说是他一手操办了杨秀珠来新加坡的事宜,何祖祺暗示杨秀珠他们已经花了十几万新币,明显就是来找杨秀珠要钱的。

杨秀珠看着面前五大三粗的男人们,一看都是不好惹的人物,人生地不熟,她没有退路,只得乖乖给钱,明明知道被敲诈,也没有办法。

杨秀珠又想到了自己有个姓林的远房亲戚在新加坡,他曾经在温州做过服装贸易。杨秀珠打电话联系亲戚,说是来新加坡玩,想要见一见他。

4月28日凌晨,杨秀珠一家四口从别墅之中翻墙逃了出来,跌跌撞撞跑到一条路上。亲戚早就已经开车等候在那里,将他们一行人送到了海关。

新加坡是待不下去了,杨秀珠直接前往纽约投奔堂姐杨海燕和两个亲弟弟。

5月13日,有关部门调查核实,杨秀珠确实携同女儿、女婿、外孙在上海离境前往新加坡,浙江省纪委作出立案调查的决定。

杨海燕名义上是纽约江浙工商总会的会长,杨秀珠利用她的关系和名义,在纽约先后购买了5处房产。

在美国,杨秀珠就靠着这些房产过起了包租婆的日子。

杨秀珠在曼哈顿有一处公寓大楼,当时价值四、五百万,楼上的4层大部分出售给温州的移民,底层则出租给一家高档的手提包店。

杨秀珠比较有经商头脑,她将有关楼房的一切事宜,都交给了一位华人律师办理,房屋的维修和保养则交给一名犹太人打点。

她本以为可以过上香车豪宅、挥金如土的安逸生活,但事实并非如此。

她的出逃是经历过长时间算计的,但亡命之徒,即便有钱,身在异国都不会得到安全感。杨秀珠怕自己暴露,独自住在长岛的一处住宅里面。

杨秀珠逃到美国的消息很快就传遍了美国的华人圈子,华人报媒大量报道,杨秀珠看到之后更是心惊肉跳,日夜不宁。

在纽约的温州人对杨秀珠格外感兴趣,他们只要一有聚会,必定会聊到杨秀珠。有人为杨秀珠建了一个“杨秀珠网站”,里面都是揣测她行踪的帖子,或者揭露她罪行的报道

如果说那时候杨秀珠还能躲起来得到一丝安全感的话,那么在2003年中国政府向全世界发出红色通缉令之后,她就彻底崩溃了,惶惶不可终日,只得赶紧搬家。

2003年10月,杨秀珠的弟弟匆忙通知她现在移民局的人正在到处找她,杨秀珠又慌了,和弟弟商量之后,决定先躲到洛杉矶。

杨秀珠在美国一直是深居简出,尽量不去惹事,但没想到竟然还惹上了官司。

杨秀珠在美国房产不少,也会牵扯到税务方面的问题。

但她一门心思在逃罪,根本没有注意自己已经欠了一屁股的税,林林总总有十几项。

她不敢面对移民局警察的搜查,不得不放弃美国的5处豪宅辗转联网荷兰,一直都不敢抛头露面。

一辈子高调惯了的杨秀珠哪受得起这种寂寞,她渴望见到华人,和华人交流。

她最后经受不住内心的煎熬去参加了华人圣诞聚会,在聚会中受到惊吓之后成天躲在地下室里面不敢出来。

荷兰是一个低海拔的国家,鹿特丹地面低于海平面,地下室又阴暗又潮湿,墙壁上都在往下面滴水,连她自己身上都是发霉的味道。

她在里面惶惶不可终日,被捕之前,她时常一个人绝望地哭泣。

她异常的举动,终究还是引起了房东老太太的注意,老太太向警察局报警。

2005年5月20日深夜,当荷兰国际警察走进杨秀珠居住的地下室之时,杨秀珠正躺在床上,瞪大眼睛,目光呆滞地看着天花板。

接下来,警察对她说话,向她宣布荷兰警方通过国际通缉令获取临时逮捕她的授权,将对她实行逮捕之时,她显得格外冷静。

被捕后不久,杨秀珠缴纳了保释金被释放,到2009年3月,她都在荷兰,官司缠身。

中国香港、新加坡、法国、荷兰、意大利,杨秀珠为了逃窜费尽心思,甚至一度陷入了无钱可花、无人可靠的地步,她还向法国、荷兰先后提出了“避难”申请。

被这两个国家都回绝之后,杨秀珠只能在2014年回到美国,向美国提出了“避难”申请。其实从2005年开始,杨秀珠就处于羁押状态,先是被荷兰警方羁押,后来逃往美国后又被美国羁押。

她过得很是凄惨,但就是不敢回国。

2015年反腐败国际追逃追赃“天网”行动之中,中国政府公布了一份百人名单,杨秀珠排名榜首。

杨秀珠曾经扬言,就算是死也要死在美国,她还企图通过诉讼延缓回国。

8月,他的外甥潘某从西班牙回国自首,得到了宽大处理,很快,杨秀珠的胞弟被美方强制遣返。

追逃办联系杨秀珠的家属,多次规劝他们,希望他们能够尽快认清形势,让杨秀珠自首回国。

2015年11月,杨秀珠终于表露出一点回国的意愿,但还提出了高条件。

杨秀珠回国的另一个原因就是身体不好,70多岁的她身体每况愈下,在美国的在押监狱之中,她几乎得不到良好的治疗,她极力争取更好的医疗条件、甚至保外就医但是没有得到准许。

杨秀珠甚至连一双好的鞋子都没有,狱管说这里没有适合她的鞋码,后来是来和她对接的律师给她买了一双新鞋。

杨秀珠就是多执拗,此时此刻心中也有触动。

追逃办和她艰难商谈,她刚开始依旧坚持自己是无罪的,负隅反抗,漫天要价。

一直到2016年夏,杨秀珠才请求美方撤销“避难”申请,正式提出了无条件回国自首。

2016年11月16日下午,潜逃在外13年零7个月的杨秀珠,在辗转7个国家后终于结束了流亡,面对法律的制裁。

在北京机场休息室之内,一张签发于2003年的逮捕证,终于摁上了她的手印。

她在归案自首之后深深忏悔:“对在逃人员讲一句话:千万快回来!别耽误时间。”

省公安厅的一位同志,跟了这个案子快14年了,现在看到杨秀珠被追回来,他也要退休了,但他的内心,依旧是激昂澎湃的。

杨秀华被捕后,记者专门在温州采访温州本地人的看法,大家无一例外觉得大快人心。

还有人在网上作诗讽刺:“秀珠妹妹,温州人民等你回来!”

杨秀珠不仅将自己送进了监狱,还把自己的三个胞弟统统牵扯进来。

2017年10月,浙江省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宣判杨秀珠,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八年,并处罚金人民币80万元;追缴杨秀珠贪污、受贿所得人民币26399455元。

庭审最后陈述阶段,杨秀珠说:“外逃的13年,日夜始终伴随着我的是悔恨、孤独、无助、焦虑。我相信回国自首是正确的选择。

外逃13年,70多岁回国自首投案,在庭审过程之中有悔罪态度,适当减刑,也是对其他外逃官员竖立了典型。

在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宣传部联合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央视摄制的纪录片《红色通缉》之中,杨秀珠第一次面对采访。

在提到在外逃跑的经历之时,她一直在摆手:“在外面,这个苦楚,你们在国内的是领受不了的。孤独感很厉害。倒啤酒,端端碗这都有的。”

杨秀珠曾经以为自己可以逍遥法外,但是事实证明,贪污腐败永远都不会有好下场,这就是杨秀珠家族式腐败和逃亡之旅给我们的最终启示。

加客服微信:qiushu0517,开通VIP下载权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