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陆弃工作室 孙玉良

6月1日,环球网发表了一篇文章,标题是:美知名中国观察家沃克 :美对华最大误解之一是“中国人不快乐”。在这篇文章里,沃克向中国人反映了一个事实,许多美国人武断地认为“中国人不快乐”、“中国人不幸福”、“中国人没自由”,而他本人造访过中国80多次,从20年前就与中国有业务往来,他接触到的中国人并不是美国媒体渲染的那个样子,相反他总是会遇到快乐的中国人,这些中国人很自豪,他们的生活水平正稳步提高。

中国人到底快乐不快乐?沃克与一些美国媒体,给出了不同的答案。

笼统地说“中国人到底快乐不快乐”,这是一个伪命题。不管是在美国还是中国,既有快乐的人,也有不快乐的人。哪里就能说美国人很快乐,中国人就不快乐呢?美国人弗洛伊德被白人警察跪死的时候,他在喊“妈妈,我不能呼吸”,你能说这个美国人快乐吗?新冠疫情造成了美国人死亡100万,你能说这些死亡的美国人及其家属很快乐吗?美国退伍军人每年自杀8000人,这些人会很快乐吗?当然不快乐。同样的道理,中国也有很多不快乐的人,他们背负着沉重的生活压力,在艰难地生活着。中国同样也有很多快乐的人,他们娶妻生子,买房买车,事业有成。沃克接触到的中国人,可能正是这一类人。

为什么沃克与美媒对中国人的生活状态会形成截然不同的看法,很简单,中美两国的“快乐观”或曰“幸福观”不同,造成了种种误解。

快乐或幸福,是一种感觉,是一种精神上的感觉,文化不同,快乐观自然也不会相同。一些美媒为何武断地评判中国人不“快乐”?因为这些美媒以“民主、自由”为快乐标准,而把中国定义为所谓的“专制”国家,所以不管来没来过中国,就直接说中国人“不快乐”,这样人云亦云,不必调查研究,以偏盖全,通过盲人摸象式的想像把中国整体想成了“不快乐”国家。于是在美媒的渲染下,中国人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成为一个需要美国人挽救的国家。这样的宣传,在台湾更为严重,乃至有台湾人认为普通的大陆人连茶叶蛋也吃不起的地步,当然不会快乐了。

实际上,越来越多的美国人患了抑郁症,因为“美式民主”越来越不靠谱,马克·吐温写的小说《竞选州长》深刻反映了美国的虚伪选举政治,现实生活中特朗普拜登的总统选举,使这一虚伪选举政治暴露于光天化日之下。选民们享受了片刻的“一人一票”不假,但只能在两个糟糕透了的老头之间“两权相重选其轻”,又能给美国带来什么呢?因为怀疑选举作弊,部分美国人冲击国会搞起了暴动,吓得国会议员们全都逃跑了,至今仍有特朗普的拥趸不承认拜登,虚伪选举撕裂了美国。表面强大的美军,不知为何而战,每年有8000美军因抑郁而自杀,还有数不清的枪支暴力事件出现在美国,这些美国人歇斯底里,已到了仇恨社会的地步,那种鱼死网破的恐怖主义心理,对社会的安定团结局面造成了极大威胁。

这样的美国,美媒不反思,反而关心中国人幸福不幸福,快乐不快乐,不是有病吗?

中国是一个受儒释道影响至深的国家,有自己的幸福观和快乐观。大多数的中国人追求安居乐业,而这恰恰是中国政府做得最好的地方,所以民调显示95%的民众支持中国政府。这么强大的民族凝聚力,是美国这样的国家很难达到的。中国是一个追求集体主义荣誉的国家,中国经济世界第二,军事力量世界第三,科技实力突飞猛进,让绝大多数中国人有了自豪感。中国的卫星上天,中国的运动员取得好成绩,中国有人获得了诺贝尔奖,都会让普通人的中国人感到快乐;中国人当然也追求个人物质上或精神上的快乐,买个新房子,新车子,娶了新媳妇,生了儿子闺女,孩子考上了一个好大学,个人升职了,发表了学术作品等等,这些人生成就都会给中国人带来快乐。中国人当然也会对个别官员贪污腐败、不作为、懒作为不满,但中国人普遍具有大局观,认为不能以偏盖全。中国人是世界上最好管理的一种人,中国百姓是世界上最好的老百姓,因为儒家文化深刻地影响着中国,“好死不如赖活着”是如此地深入人心,“知足常乐”被认为是一种人生智慧,而“立德、立功、立言”被认为是一种崇高的追求,许多人为之奋斗。至于“为中华崛起而读书”的追求,已上升到伟人的高度。

这样的中国,是美国人无法理解的。中国人是最务实的,那个虚伪的一人一票式民主,中国人并不是太看重,从中国失败的村级选举就可以看出来,这种“民主”越来越对中国人失去吸引力,而通过考试成为公务员是如此地深入人心,吸引着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参与。中国和美国是两种不同的文明,用一种文明评判另一种文明,往往会得出不同的结论,而这种结论往往被历史证明,是有失偏颇乃至错误的。

版权声明:本文系作者原创文章,图片资料来源于网络,本文文字内容未经授权严禁非法转载,如需转载或引用必须征得作者同意并注明来源。

加客服微信:qiushu0517,开通VIP下载权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