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商报记者不久前走访西安交通大学第二附属医院皮肤病院时了解到,近年来皮肤科的门诊量逐年递增,其中有一批女患者集中患有面部皮炎。导致这些年轻女士患病的主要原因在于,听信传言后自行购买含有过量强效激素的药膏涂抹后致病,以及听信一些医美机构宣传的“快速换脸”等虚假宣传后致病。

据医生了解,这类含有过量强效激素的药膏并非是经过严格审核流程批准的药品,大多则是一种“消字号”产品。用这类产品治疗皮肤病,不仅会影响到患者的皮肤健康,甚至还可能会造成其他健康损害。

今年年初,自媒体“老爸测评”的曝光让“大头娃娃”再次进入大众视线:江苏的安先生给5个月大的孩子涂抹益芙灵多效特护抑菌霜(一种“消字号”产品),导致脸部肿大到几乎遮住眼睛,额头汗毛又黑又密。

“老爸测评”表示,“这个抑菌霜中氯倍他索丙酸酯(一种外用糖皮质激素)的含量达到31.1mg/kg。我们在五年时间里检测了几百件化妆品,只检测出零点几mg/kg的激素。”

一家药店10余种“消字号”皮肤产品

近日,华商报记者前往位于西安市雁塔区雁翔二路的怡康医药超市以及长安区韦曲南街的怡康医药超市,向店员提出需要购买治疗皮肤病的药品。这两家药店的导购员分别向记者推荐了两种不同厂家的莫匹罗星软膏(一种国药准字药品),并表示店中没有记者提及的苗草王(一种消字号皮肤类产品)。

当记者探访位于西安市长安区韦曲南街的同心大药房以及西安市雁塔区雁翔二路的宜安医药超市时,却看到完全不同的情况。

同心大药房的导购员给记者拿出3种“消字号”皮肤类产品,分别为婆婆丁抑菌凝胶、草药王以及宝宝维肤膏。并且店员称,他们店内只有这3种治疗皮肤的产品,而且效果很好。

记者在宜安医药超市看到了10余种“消字号”皮肤用产品,其中包括苗草王、苗山草本婴宝、百想膏、小皮郎中等。宜安医药超市导购员表示,这些产品都没有添加任何激素,可以放心使用在各年龄段的患者身上。

当记者问是否有“准字号”的药品后,导购员表示,这些皮肤药都是没有副作用的中药,但是购买中药需要成包购买才能刷医保,所以这些中药产品只能以“消字号”的授权形式进行售卖。

但是记者看到“小皮郎中”紫草乳膏上明确标注:本品不能代替药品。

84消毒液、消毒湿巾都属于“消字号”产品

2017年公布的新版《消毒管理办法》中明确规定:可获得消毒产品生产企业卫生许可证的生产项目分为消毒剂类、消毒器械类、卫生用品类。并不包括用于治疗的药品。我们日常用到的84消毒液、消毒湿巾、消毒酒精等都属于“消字号”的生产范畴。同时,县级以上卫生计生行政部门具有对消毒产品的卫生质量、消毒服务机构的消毒服务质量等内容进行监督检查的职权。

与此同时,如果药商将“消字号”的产品予以功能上的宣传,则违反了《反不正当竞争法》的相关规定,监督检查部门可处以罚款,并吊销营业执照。

在国内的药品市场中,药品只有一类:经由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审批通过的“国药准字号”。这些药品需要经过药理、病理、毒副作用测试和临床验证等一系列环节,历经5-10年甚至更长时间,在确保安全有效的情况下获批,整体审批费用也高达数百万甚至数千万元。

西安市中心医院皮肤科主任樊靖华表示:“医生不会建议患者使用任何‘消字号’产品。药剂科在选购药品时会以‘准字’为唯一标尺。同时,设备科购入的所有医用耗材均是经过严格审批的‘械字号’产品。”

“消字号”审批可由第三方代理 提供上市前全程技术服务

在网上华商报记者能很快找到“国药准字”明确的申办资料和流程,但搜索“消字号”的申请流程时,页面却被各种第三方技术服务平台覆盖。这些第三方技术服务平台声称,可以帮助药商进行产品检测、备案申报、成分分析、毒理评价以及法规咨询,代理“消字号”上市前的全程技术服务。

记者随机拨打“微谱检验机构”的咨询电话,对方表示:“曾帮助某‘消字号’产品在两周内完成所有审批流程。用于皮肤以及黏膜的消毒产品通常需要5000至10000元的检测以及审批费用。”

“消字号”产品治标不治本 停药后症状会再次出现

据业内知情人士告知,有的药商为获取更高利润,也为增强“消字号”产品的使用效果而大肆添加激素,并以中药为名进行宣传售卖。这类产品大都因“中药”这一噱头,取得大量患者的信任。

“激素会快速消除红肿、瘙痒等症状,因此患者在未经医生指导下使用会因立即见效而提早停止用药,但这类杀菌消毒产品治标不治本,患者的症状在停药后会再次出现,导致患者反复用药并停药,可能会患上依赖性皮炎。”樊靖华说。

其实,激素并非原罪。以药品市场上常见的非处方类药品皮炎平为例,其配料含量居于首位的地塞米松是一种用于治疗皮肤病、严重过敏、哮喘等多疗效的糖皮质激素,是皮肤病治疗史上的里程碑药品。但患者不当使用也有可能患上依赖性皮炎、刺激性皮炎等。

据了解,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每年会对药品以及其他医用产品进行不良反应监测。监测标准中要求“国药准字”的不良反应率应该低于0.3%,即每1000位使用该药品的患者中,允许有3位以内的患者因自身体质等原因出现不良反应。然而,假借药品之名流通在市场中的“消字号”产品,不良反应率可以达到5%。“消字号”产品如果披着药品的外衣出现在市场上,将会给消费者带来难以预测的健康损害,希望相关部门能够加强监管,更好地保护消费者的权益。 华商报记者 庄侃

加客服微信:qiushu0517,开通VIP下载权限!